钓鱼之余爱美食

< 钓鱼 美食 >

脂肪餐

本来今天依然能延续昨日的清闲的,但我自己给自己找了一件拖了很久的项目来做。那项目一开始,就得铺得很大,十分拖时间,是以我一拖再拖。但如果拖过了2021,可能就有些过分了。
结果今日刚开这项目,下午五点就被临时塞了个会议。一个从未合作过的部门问我能不能马上开一个类似的项目。缘分,妙不可言。
我说了这类型项目里面几个拖时间的点,都是编程相关的。如果他们的工程师能把代码改成我们需要的格式,不需要我自己来改,就会快很多。
他们的工程师说,“无法自动改。”然而也不说他要帮忙手动改。
然后我说,“那么要等一年。”真不是托大,真的要一年。
对方主管掩盖不住地惊叹了一声“一年?!你是说2022年底?!”
我往脸上迅速抹上一张深感抱歉的面具,“如果代码能够……哎,现在也没办法。我们都不擅长改代码,做起来总是慢一点的。人手又不足。”
这些手动的繁琐小杂务,没人想做,那就只能谁想要开项目就谁来做。
开项目的那个团队,自己队里的工程师都不愿动,连代码相关的杂事都想塞到我们这种技术小白的营销团队里。
对方主管欲言又止的,脸色不是很好看;他们的工程师抿着嘴,坚持沉默;上司没什么表情,也没有要打圆场的意思;我一副为难的表情,有多委屈似的。
比脸皮厚度的时刻,谁都不想后退一步。
这几日又重拾《谷物大脑》。从前养生,都说少盐少油少糖;现在养生,还是少糖,但连淀粉也压住了,反而提倡高脂。这也挺好的,吃得饱,吃完还能搓着肚皮安慰自己在养生。少了碳水,胃好像也不胀了。
感恩节时朋友随手打开她的冰箱,塞给我一大包日本和牛。于是今天的午餐,我煎了和牛,几片和牛肉滋滋地在平底锅中喷着油。一锅的油又用来煎了鸡肝、牛油果和太阳蛋。最后还撒了一把奶酪,牢牢地把半生半熟的蛋黄给罩住了。傍晚时分,开完那个不甚愉悦的会议,下班以后走进厨房,炉子上慢慢的火,正好炖完一锅胡椒猪蹄。汤汁盛在碗里,猪蹄皮下的油分都渗进汤里了。清澈透亮的汤液,看着清淡,入口时仿如凝脂一般,腻滑又满足。
人体的三大营养素 — 碳水化合物、蛋白质、脂肪。如果需要少吃碳水化合物,又不能狂吃蛋白质,那么脂肪就得尽力补上碳水离开后的空洞。低碳饮食,最怕脂肪的摄入量不足,一不小心弄成了节食,搞坏新陈代谢,那就得不偿失了。
然而在我这里,牛油猪油椰子油橄榄油芝麻油、牛油果鸡蛋奶酪椰奶,欢欢快快地全都上桌了。脂肪摄入量不足这件事,在我的身上和餐桌上,都是不存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