钓鱼之余爱美食

< 钓鱼 美食 >

正常

如果,我们没有更经常地审视自己的部分原因,是因为我们对自己身上可能发现的不寻常的东西感到羞耻和恐惧,  那么,在通往自我认知的道路上,一个至关重要的可用资源就是重新定义什么是“正常”。
我们对于可接受性的正常,往往与实际状态和普遍情况并不相符。
许多我们可能认为是独特或奇怪或令人不安的陌生事物,实际上是无处不在的,尽管很少在保守而谨慎的公共领域谈论。
任何关于当下流行的正常状态的概念,都不是作为人类习惯状态的精确蓝图。
我们每一个人,都比我们实际上能接受的,更:强迫、焦虑、性感、温柔、刻薄、慷慨、顽皮、体贴、茫然和无措。
这种误解始于我们头脑中的一个基本事实: 我们通过直接体验知道我们内心发生了什么,但只能通过别人选择告诉我们的东西来了解别人——而这些东西几乎总是真相经过修改后的版本。
近距离观察自己,我们知道我们有些令人震惊的真实状态; 但我们只能从别人的面部表情来猜测他们的非常有限的状态。
只是,我们不能相信,我们的深层自我会在我们遇到的任何人身上有相对应的一面,所以我们保持沉默和羞愧。我们难以相信我们遇到的令人印象深刻、能力卓越的陌生人,也会有我们自己性格中非常熟悉的弱点、变态和白痴的一面。
理想情况下,文化的任务应该是弥补我们大脑的缺陷。它应该帮助我们对其他人有更正确地认识——以现实而敏感的方式带我们进入陌生人的内心世界。
小说、电影和歌曲应该不断地定义和唤醒大脑,提醒我们:一直以来我们认为孤独的精神状态,其实是大部分人类都有的状态。
我们应该安心地放下‘关于小说家是如何如此了解我们’的疑惑。因为他们就是我们。
我们应该开始明白,一个普通的陌生人总是更有可能更像我们——包括我们所有的怪癖、脆弱、冲动和令人惊讶的方方面面,他们其实并不是像他们外表所隐藏的那么“正常”。
我们需要文化来承担这一任务,因为我们无法独自完成这一切。为了更好地自我了解,我们依赖于整个社会传递的自我觉醒、勇敢和诚实的文化意识。
我们会像我们周围最具代表性的声音一样变得虚伪,相反,我们也会因为被社会所接受而感到身心自由。
现实中,有太多的东西我们假装不去感受。从童年开始,我们就在自己身上灌输了一些强烈的观念,这些观念非常微妙,我们甚至都没有注意到它们的存在,比如什么是被允许的,什么是不可以的。
传统上,男孩不允许承认他们想哭,女孩不允许有某种野心。我们今天可能不会有这样明显幼稚的禁令,但其他同样强大的禁令已经取代了这些。
我们可能已经发现了一些隐蔽但强有力的迹象,比如正派的人不可能只热衷于赚钱,也不可能受到婚外情的诱惑,也不可能还在为多年前的分手而难过。
为了符合最理想的好男孩或好女孩的分类,我们仍然相信有很多不应该去感受的东西。
我们需要一种更广泛、更令人安心的共识。
那就是:嫉妒、粗鲁、性感、虚弱、无助、孩子气、浮夸、恐惧和愤怒当然都是正常的;
即使是在有爱的、忠诚的婚姻中,我们也会渴望一场冒险,是正常的;
被拒绝而感到伤害是正常的,被伴侣忽视而感觉非常不安全,是正常的;
在职业生涯中,对自己抱有远大的、甚至远远超出了我们目前的能力的期望,是很正常的;
每天很多次羡慕别人是很正常的;对我们工作表现的任何批评都让我们很难过是正常的;
我们经常做着想要逃离、不成熟的白日梦是正常的。
自我认识之旅,需要我们从如何更好地描述什么是“正常”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