钓鱼之余爱美食

< 钓鱼 美食 >

月饼似乎还是旧时的好吃

(一)
昨儿我参加完婚礼后,又移师去了好友家中做客。好友夫妇盛情款待,泡花茶、切月饼。
月饼里有荣华的,有美心的,还有五芳斋的。
大家就坐着边吃喝,边品评。都说,吃来吃去,还是老牌子的传统月饼好吃些。
新出的那些所谓网红月饼,都只是好看而已,吃起来就差强人意了。
(二)
我当然也是同意这个看法的。
毕竟我的味觉不会骗我。然而我却很难说,这其中没有顽固的记忆在从中作祟。
毕竟,每个地方偏好的口味不同,月饼的制作方法也有很大差别。
倘若你从小就吃惯了某一种口感,某一种馅儿的,那你一定会觉得月饼就该是这样的,不容反驳,没有道理可讲。而且,多半还会觉得,即使同一个牌子,同一种配方,同一种口味和口感,现在的也都不及过去的好吃。
(三)
我之前就听Jacky聊起过他小时候吃过的月饼。
说起来,这又是上世纪八十年代的事了。那会他妈妈在一家国营茶楼里工作,因而他每天能吃到新鲜出炉的点心,当然,也包括月饼。
国营茶楼里,光是一个点心部,就有数十人。全部都是现做现卖,不像如今,都是直接将包装冷冻的蒸熟便算。
他还跟我说,那时的月饼普遍还没有如今这些华而不实的包装,买的时候都是用油纸包着,拿根细线绑好,就可以拎着走了。
很有种街里街坊朴素的温热劲儿。
他当然不用买,任吃,吃到腻,吃到后来都不想去那家茶楼,宁愿吃别的。
如今他回忆起来,语气中也不无遗憾。那时的他如何能想到,这些“平平无奇”的食物,现在,竟都很难吃到了。
他说那会他吃到的月饼,都是热烘烘的,那香气,啊!一口咬下,那饼皮,啊!那馅儿,啊!实在没办法用语言形容。
那时他觉得最好吃的馅,你可能都想不到,居然是豆沙的。我听着,忍不住咽了咽口水,只恨自己晚生了十几年。
(四)
日常中,大部分手作的食物,也许都不如机器做得那么精细、标准、美观。
但因为有“人”的用心、专注,总是更能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
忽然又想起前些年,每次临近中秋,阿宝姐都会唤我去她家中喝茶,尝尝她朋友寄给她的自制素月饼。那滋味我至今都记忆犹新。
我幼时因为吃月饼常被大人控量,长大后总有一种不满足,想着有朝一日一定要吃个够。可没想到过犹不及,某一年太放肆,吃得过量,以至于很长时间一提起月饼我就反胃。
但那几年吃到的素月饼,着实让我恢复了对月饼的期待。再配上一壶好茶,让我体会到了一种“充满仪式感”的美好,也感受到了朋友间一种温暖心意的传达。
只可惜如今阿宝姐也已回南昌去了,不知她朋友可还有给她寄素月饼?
(五)
中国人向来很注重仪式。
婚丧嫁娶,过年过节,各地都还保留着一套礼俗,尽管这些也在日渐式微、淡化。
不过春节、清明、端午、中秋,这些大节,人们还是会比较重视,毕竟都是关乎家庭团圆、人情往来、祭拜先祖的大节。
以前我总觉得某些“仪式”有些多余。现而今我却发现,仪式其实有一种让人安心的感觉,尤其是在这个变得愈发不确定的世界里。
像中秋,回家和亲人吃顿团圆饭,饭后喝喝茶,分分月饼,掰掰柚子,聊聊闲天,纵使寻常得没有新意,但到底不失为一些可供将来怀念、凭吊的记忆。
毕竟,“岁岁年年花相似,年年岁岁人不同”,总有人会老去,总有人会离开。
(六)
有人说,“人生的意义,其实就是几场聚会和几场仪式”,婚礼如是,丧礼如是,祭祖如是,团圆饭如是,朋友聚会亦如是。
过去,在没有办法相聚的日子里,人们望着同一轮明月,“天涯共此时”,“但愿人长久“,或写诗,或写信,“千里寄相思”。
如今交通方便,通讯发达,物质丰富,可奇怪的是,我却反而觉得失落了一些什么。
究竟失落了什么呢?是一种过节的感觉吗?还是对亲情和友情的珍惜?我也说不好。
(七)
Anyway,祝你中秋假期愉快。
顺便问一句,你最喜欢哪个牌子的月饼?最喜欢的馅儿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