钓鱼之余爱美食

< 钓鱼 美食 >

灌醉月亮,拥抱生活

落笔的是我的故事,也是我的征途。
还是不习惯啊,推开窗,沐浴在孟秋晚风。望着朦胧的月亮,散发的光揉的边缘都看不清,单是一阵暖意融在黑夜中。
而我却无心赏着这些,那如垃圾般又乱又令人摒弃的脑子只有一个词在来回碰壁,撞击——方枘圆凿。
孤独主动来拥抱我,安慰我。我没得选择,我只能抱着孤独哭泣。
好吧好吧,热闹有时候反而带不来安逸,独立的个体何曾不是美啊?既然入伍我不再想要,那就脱俗吧。像是学不会事故的笨小孩,又像不食人间烟火喂不熟的小野猫。
最近多雨。雨季阴沉,心易乱。本该是一派韶光溅涟,又怎怪这阴雨连绵?少了没带伞会被淋湿的忧虑,雨就没有错。雨的悠然自得,一切都源于旁观者的浪漫。瞥见教室伸出的窗,窗外树被雨点拍打,洗涤了全身,它们一定不知道脱胎换骨的洗净后,郁郁青青同时也洗涤了我。
又或许是一种顺其自然的仪式感,每次下雨,我都在等着雨停。而雨停了,又在等着下一场的雨。
或是从容或是狼狈,青郁的山上耀着光,我上了通往山上的路,就没想过回头。
时间飞速溜走,安排不好就只能被它牵着鼻子走。
啪,断电。骤然的熄灯打的我措手不及。无奈的看着镜子中的自己,不想叹气,叹气了就顺着低了头,像是自嘲,我才不想做无谓的自嘲。隔壁栋的高射灯啪的一下打开,对着两栋楼上下扫着。阳台亮了,冰冷刺骨。镜子开始反光,我必须回到自己的床上了。
呆呆的看着床上的木板,望眼欲穿。夜晚安静又不大安静。反正就正好无心的人都睡去了,而我却被“吵”得睡不着。无数的声音在我脑里穿梭,猛地碰壁又弹回来。而现实中吧,那些个平常细微的声音也也在此时无限的放大,各种频率的震波汇在一起——但是耳鸣。发散出去的思绪飘在半空,上也上不得,下也下不去,就单纯的飘着。软软的,如青烟缭绕缥缈却又就不散去。
是彻底睡不着了吧,我猜想着。慢慢着又透出点悲伤的意味了。
或许这才是对的,悲伤厌倦自己才是生活的常态,那么就感谢起生活了,因为那些快乐的碎片就是幸福的资本,是馈赠。
不忍心忘记的那些,像是小时候偷吃的糖,被幸福围绕的孩子,笑的多甜。浸在那些幸福,感动之中。
想到这儿倒是耽腻起来。或许是雾散了吧,月亮清晰起来。觉着口渴,下肚的是水,却喝出酒的豪迈,醉在其中。想起李白来了。也是爱惨了李白。“酒入豪肠,七分酿成了月光,余下的三分啸成剑气,绣口一吐,就是半个盛唐。”的确,李白就该是这样,他可是诗仙啊!而仙人就该在天上啊,这世间又怎么留得住他?“且放白鹿青崖间”李白就是梦想。
该死,这就骗的我热泪盈眶了。
上一回这么汹涌澎湃是什么时候了啊?大概是看到那句话时吧。
“油画之后,跳动着画家的脉搏,雕塑之中,呼吸着雕塑家的灵魂。”——重重一击打在我的心上,闷闷的却整个人都随之颤抖。从头到脚的麻,却是瞬间向往了。那种归属感也油然而生。在画室的时间总是短暂,浮生若梦。回到现实吧,回到生活吧,好在拥抱的是画室外一整片红的,紫的又带着通透的蓝的夕阳。
心生雀跃,因为见证了颢然!想要披星戴月的奔跑,翻越千山万水告诉你赶着这最后的夕阳。
好吧,小我总是能让我纠结,感动,满足,幸福而又纠结起来。像是永远也不会跟自己和解吧,我笑着看着这些,笑自己矛盾又自私。
灵气的孩子就能感受到这些生活给的小惊喜。
又涌上热泪。
跟月亮道声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