钓鱼之余爱美食

< 钓鱼 美食 >

我太想当徐霞客了

除了看《中国国家地理》、《航拍中国》之外,每次看到高远的景色,都会想到之前在微博上和一个台独的争论(其实是互怼)。那时候开东京奥运会,射箭项目还是羽毛球(记不清了)输给台湾队,一群台独相当得意,把“国歌”“台湾山川壮丽”都说出来了,现在想来还是觉得又笑又气——山川壮丽??一个在中国行政区划里排行倒数第二的小岛,在大陆的社交平台对大陆人说自己的村子“山川壮丽”……山川壮丽……就凭这跨越的经纬度,是个有脑子的人也不在这上面找“村庄认同感”吧……
一个脚指头在雄鸡面前说它能一唱天下白(???开始胡言乱语)
东北的阳光已经透过冰雪,西南的树木还氤氲在水汽中,西北的阳光直直照着大漠孤烟,东南的青蛙在叫着“山川壮丽”(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长江、黄河、四大高原、四大盆地、草原雪山森林海洋、无数小丘陵和弯弯曲曲的河流。有不知棉衣为何物并“袒胸露乳”的大叔在海南文昌看嫦娥奔月,有远行的旅客在香格里拉或是贵州苗寨围着篝火跳着舞,有可可爱爱的小朋友在哈尔滨的冰雪乐园“如履薄冰战战兢兢”。可以在江南听雨品茶,可以在珠穆朗玛峰感受登顶的快乐,可以在重庆吃辣死人的火锅,可以在草原唱老掉牙的“让我们红尘作伴”……每个省甚至每个市、县都有自己的特色,食物、方言、人物、习俗、建筑……每个民族都有自己的特色……甚至每家每户都有自己的特色(鲁迅说过,我家做的糟辣椒和酢肉一定比别人家的好吃)……三毛愿意认撒哈拉沙漠为第二故乡,初知觉得奇异,但是现在觉得一个人真心爱上一个地方这件事本身就极浪漫而温暖。
可能是学语政史地学魔怔了的缘故,可能是对“无尽的远方、无数的人们都与我有关”的深切认同,可能是一种距离产生美的遐想(或者说正向的地域歧视),我会对一些地方(无论去过还是没去过)产生类似于“故乡”的感情,比如北京、中原(山西河南陕西)、苏州无锡……不对,我感觉自己对每个地方都很好奇和热爱……不说别的,只一个春秋战国历史学下来,大半个鸡身都有各路熟人(指历史人物)乱窜……
我太想当徐霞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