钓鱼之余爱美食

< 钓鱼 美食 >

圣诞节的雪

圣诞节,上学的城市因为疫情正在封闭管理,在宿舍里突然发现窗外下雪了。
冬日雪花纷飞,生命可以重头再来。
小时候每年圣诞节爸爸妈妈都会带我到酒店吃圣诞大餐。我特别喜欢吃烤得热气腾腾的苹果派和树桩蛋糕,浓稠的巧克力酱里面总是包裹着甜蜜的水果。
这种活动一直持续到某一年提倡不过洋节,公务员和教师起带头作用的时候。最后一次圣诞大餐父母没有空,是哥哥带我去吃的。洁白的餐盘里高高地堆起了脆皮鸡腿和挤满浅绿色奶油的纸杯蛋糕。那天我吃得心满意足,回去的路上两个人走得慢吞吞的,以助消食。在一个路口等红绿灯时,旁边的商店放起圣诞快乐歌。在轻柔的音乐中,有一刻我觉得我拥有整个世界。
这里下雪了,很美,白天匆匆忙忙来不及欣赏美景,晚上排队做核酸的时候,突然觉得,周边尽管乱糟糟一片,但雪景真美,仿佛能听到雪滑落在衣服上的声音,能感受到,它短暂停留在我脸颊上冰冰凉凉的触感,一幅图片不足以展现它的惊艳,风景很美,但是这座城我不喜欢,一座旅游的城市,注定是来来走走,吵闹的很。
傍晚的雪,已经化了,地面上也没有积雪,只有一脚一个水坑的厌恶感,我还是喜欢白天的雪,或许夜晚雪儿在努努力,给我们所有人一个惊喜,一座城,银装素裹。
每一颗星星都是独一无二的,都明亮而神秘。
我总是在沿途寻找着什么,那能唤醒我沉睡着的灵魂。
我想,或许是苍穹吧,或者月亮,还是某一颗星星,我想它应该不是最亮的那颗,但它一定会用温暖的光亲吻我。
就像音乐,色彩,诗歌,就像沉甸甸的书,春日的花,庄严的山脉,就像光和拥抱,像纯粹的笑声,像澄澈的泪水,像每一片落在我窗前的雪,依依不舍地等待着姗姗来迟的春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