钓鱼之余爱美食

< 钓鱼 美食 >

向上走

在今日之前,我似乎从未彻底正视过自己的心。
我习惯给自己下“看淡”的心理暗示,以此来逃避现实和心理的落差和压力。每一次当我看到自己的差距,我就拿起我最冠冕堂皇的理由保护自己:我不喜欢这个、我的志向不在这里、我没有这样的天赋、我不计较得失、我可以接受一切的生活。
我总归能找到最舒适的、最能容纳我的方式生活下去。
我靠着这把正面并不锋利的武器,牢牢把自己保护得大方又得体。在外人面前我独立自洽,自由豁达,可只有我自己知道,在那张落落大方的表皮背后,是被武器反面的利刃反复盘剥的内心。
我不止一次在掀起假面微笑的时候听见自身的质问了:你究竟想追求什么呢?你看清自己的差距了吗?你为什么不敢踏出去?为什么连可能失败的尝试都不愿意付出?你通过牺牲热情和追求,在维护什么摇摇欲坠的东西?
脸皮吗?坦然的表象吗?旁人眼中口中都洒脱的存在吗?
你不是最看不起这些吗?你在做些什么?
你说你要追求踏实和稳定,你说有太多物质条件限制了你的心,你说你清楚自己的斤两所以不去竞争不去争取,你说你心甘情愿。
你甘愿吗!你问问自己的心!
问问自己瑟缩的勇气和挣扎的心气!它们甘于屈居在你努力维稳的表象下吗?
你还记得高中时候的自己吗,阅读课蹲在最后一列书架的角落看新概念大赛优秀作品的选集,你说你总有一天会投出那张报名表,然后坐在上海复试的考场上饥肠辘辘地写四个小时,晚上和刚认识两天的朋友挤在汉庭的大床上酣畅淋漓地睡上一觉。
你明明记得!你明明都记得!别把它们藏起来啊,去实现它!实现不了就再来一年再来一年直到三十岁失去资格!去做啊!
你选择教育学,你被理论吸引,你想看到更广阔的世界。你清楚自己的局限,却要固步自封裹足不前,还扯出一大堆理由来安慰自己不甘沉寂的心,它不愿意!它想跟着你向上走向上走,会受挫也无所谓,籍籍无名也无所谓,永远也看不清尽头也无所谓,往上走吧,去触摸更高远更永恒的东西,去做到你怀疑自己无法完成的事。
你喜欢的对吧?你愿意为它忍受一切不赞同和不合群,愿意为它炼造一个新的自我的对吧?
自信起来,坚定起来,清晰起来,有底气起来。你正在做的是多么令你向往的事啊!
风里摇曳的火烛,看似时刻有消湮颓灭之势,若其内芯浸润了不熄的意志,竟能于摇摇中燃起更明艳的火光来。
可若剪断了它的芯,纵使环境富氧无风,也再难有光亮之期。
勿自短自志。
如鲁迅先生所说,往上走,往上走,出一份力发一点光,
摆脱那冷气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