钓鱼之余爱美食

< 钓鱼 美食 >

十年一发胃溃疡

最近读着梦野久作的《脑髓地狱》,正读到作者藉书中的疯子教授解说“梦”。他说,“所谓的梦,本来就是人类全身在睡眠时,体内某一部分细胞的灵能受到某种刺激而甦醒,开始活跃后,甦醒的细胞的本身的意识状态反映于脑髓,留存在记忆中。”他还举例说,人在睡前吃下不消化的食物,当入睡时,只有胃还在工作,于是胃便牢骚连连,而胃细胞的牢骚与不满便化为一种联想,反映在脑髓。
且不管作者的假说是否正确,我前晚就印证了“胃的痛苦会反映在梦中”这一项。
那晚,我正做着玩寻宝游戏的梦。由于这一阵子鲜网推出新玩法的寻宝游戏,什麽补给品啦、组合品啦、什麽新任务啦,搞得我眼花撩乱,却鬼使神差地天天报到去按那些游戏键,只是在某个任务中,天天猜拳都赢,总过不了关,真是连做梦也梦到按键猜拳呢!不过,每当我去按那键时,我的肚子就痛一下,再按再痛,也不知重复了多少次,我终于放弃继续做梦,睁开眼睛啦,然后,在连跑了多趟厕所后,我不得不面对一项事实:我的胃溃疡又发作了。
想起约十年前,我胃溃疡发作时,我连蹲了两天厕所,看了医生吃了药都没效,直到照医生吩咐,每小时进食一次,实行少吃多餐法来医治,我的胃痛才治癒。那段日子,真是不堪回首,每小时进食一次,我连睡觉都得调闹钟爬起来进食呢!
十年多了,当我以为胃痛不再时,那痛又发了。可能我最近对胃太虐,天天喝两三杯咖啡,又不定时进食,它才无奈抗议吧。
如法炮製十年前的治疗法──每隔一小时半喝小半杯麦片;饭量是以前的一半再减一半,约只有三四汤匙;菜餚嘛,会製造胃气的豆类一概不能吃,而我又戒肉类中,可选择的真是少之又少,而且分量不能多。人说吃七分饱,我如今只能吃二分饱,真是泪流满面,边吃边怀念从前。
不过,很明显的,胃痛发作的时间拉长了,只是胃仍在抗议中,还不肯让我太好过,只要一小时半不进食的话,它就痛给我看,而且绞痛得我连脸都扭曲,直让我想,说不定医好了胃我接下来得去整容了。
唉,我的胃呀胃,我本以为我妹的baby是大爷,吃喝拉撒都得优先,睡觉都得随时爬起侍候,但那只需忙个几十天,而你呀,原来才是我得侍候一辈子的大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