钓鱼之余爱美食

< 钓鱼 美食 >

任随时间继续流逝

我坐在书桌前,任随时间流逝。
才意识到已经有一个月没有写随笔,重新翻开熟悉的作业本的时候,我脑中一片空白。谁知道那个时候是哪里来的素材能让我“笔耕不辍”,总之,是已经做好了准备,奢望着想要写出大段华丽的辞藻了。
我拿起笔,随后懊恼的放下。环顾四周,就好像周围的陈设能唤起我什么难以忘怀或是不可思议的记忆一样。然而,事实上并没有。面前三摞书本纸张堆积在桌面上,占据了不小空间。与其说是“摞”,不如说是像一个个被风雨侵蚀的石柱的方形底座一样,出奇的不规整,上面还散落着似乎本不应该与书本归为一类的物品。打印机上也有些书本单薄而错落无致地叠在一起。这会让我想起怎样精彩的事吗?钟表的声音在父母午休时的寂静中清晰可辨,但身子挪动时椅子发出的“吱吱”声就刺耳的多。
我回忆起老师发在群里的期中作文优秀素材,也许能对我有所帮助。拿出手机,才发觉已经过去了一刻钟。这不重要。点开微信,在无数个聊天记录中翻找,却怎么也记不起来那个文件的准确位置,像玻璃罩中的银币,近在眼前却无可奈何。不受控制的,我改变了主意,我想读小说,那可能为即将下笔的故事情节提供灵感。可我的眼睛终究不尽人意,本怀着希望的心情读完后无比沉重——这是个悲伤的故事。
“Character Death”被光明正大地写在标题下的第一个标签里,但凡我在点开之前注意一下,也不至于傻到破坏寻找素材的希望心情这份上。所幸,也算是给了我不少心灵上的启发,我竟然开始想要挤出写文字来了。
可爱情、友谊、男女关系、甚至同性恋这些事物写在随笔上显然是不合适的(这时间是我们老师的作业)。何况那种跌宕起伏的情感也没法在随笔这样短的篇幅中表现出来(我们老师只要求800字),即使有足够的地方任我发挥,我相信所有人都知道打字要比手写简单了不知多少倍。可那篇作品在我的脑海中印象实在是太深,我曾一度忍不住想猛地拔开笔盖,在这个单调的牛皮本上留下一部自认为能名垂青史的惊世骇人之作。
然而,写小说也许是不被允许的,何况我笔下的内容真的值得给别人看吗?兴许平时写一些文字登在网上已经是极限了。有人喜欢看当然很好,反正我们都不知道屏幕对面坐着的到底是何人。可把这些东西“不知廉耻”地递给身边的人穿传阅,并渴望获得些或许并不真诚的夸奖,似乎有些自恋。为此,我又挣扎了一个小时。楼上的钢琴声响起来,生疏又卡顿,这绝不是期中考试作文那般,献给某个即将过节的人。他(她)已经练习了将近一年,缺似乎总也没什么长进。
又拿起笔,幡然醒悟,花了如此多的时间考虑人生,反复摩挲着脑中妄想无师自通的“哲学思想”,也没能想出随笔的准确主题,随即又知趣地放下笔。带着房间里灯光的黑暗再次向我涌来,除了害怕失去麻木的感觉,我已经浑身麻木了。
椅子仍然时不时发出“吱吱”的刺耳响声,钟表的走动声依旧格外清晰,午休的父母还是没有一丝动静,或许早就醒来躺在床上看起手机吧。书本和纸张在桌上组成不整齐的三摞,还有一些在打印机上“暂存”。环顾四周,周围无聊的像把空杯里的水灌入口中一样,早已写不出大段华丽的辞藻。过去的“每日微博”成了永远的回忆。一个月不写随笔,我的观察与创造力好想睡了无法挽回的伤害,心有余、力不足,再没办法“笔耕不辍”了。
于是我拿起放下的笔,写下这段文字:我仍坐在书桌前,任随时间继续流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