钓鱼之余爱美食

< 钓鱼 美食 >

松垮的是那些无法逾越的入口

  “躺平”了将近两年。
  
  在我的字典里,躺平不代表对生活的摆烂和放弃。而是在疫情时代的夜以继日下,对于无能为力的焦灼状态。
  
  就像一幅机器平躺在床上,失去思考能力且无法动弹。
  
  
  *自由呼吸像自行车中途断掉的链条
  
  这两天出了趟差,一个人出行,一个人住酒店。我特定选了一个古镇内的酒店,希望有时间可以走走。
  
  工作结束,已是晚上。
  
  终于为自己创造了点自由时间,我独自到了那个小镇。
  
  我拖着疲惫不堪的身子和异常沉重的背包(疫情时代的居家办公是无法长时间远离手提电脑的)看见了这个夜晚的月明星稀。
  
  我路过了酒店,一路往前,一路深入夜晚。
  
  我想起了上一次独自一人在陌生的城市游荡是2019年的夏天,我在越南的胡志明市,一个人在城市翻转了一遍。
  
  我印象中的胡志明并没有我想象中的闷热。甚至在那些个明媚的下午,我收藏了属于当地的气温,以及夜晚的善解人意。
  
  那些孤独,无言,统统在一个人的旅行中失去了负面的定义,而转变为一股充盈的漫长感,在生命的间隙中充当一场有价值的回忆。
  
  走入疫情时代,更将那些自由呼吸过的时间,变作了似为信念一般的支撑。
  
  
  *恍惚间,我回到了那股模式。
  
  也许是工作日,也许也是因为出行限制。小镇内游客不多。
  
  走入小巷,看见一个吹箫人,在角落里面向月光而乐,就像走进了一首诗的插图,悠悠扬扬与夜同醉。
  
  我没多停留,也没拍照。不愿自己真正成为游客,也不愿对方真正成为景点。
  
  如果一切是点缀,那便是最好。
  
  如果这一切的不自由也是生命中的分叉路口,那这眼前的红绿灯我愿意花时间去理解。
  
  但,我又能在谁的身上找到对于我自身的理解?
  
  不要试图去找答案的时候,或许答案就出来了。正如那只在黑夜中东躲西藏的猫,它也会花点力气去和人类做没有意义的交流。
  
  而人类看着它的眼睛,故事常欲言而止。
  
  
  *愚蠢的沉醉,只是为了想要唤醒灵魂
  
  当我终于走不动的时候,我回到了酒店。
  
  打开窗帘看着开始安静下来的小镇,我不得不开始忙碌去洗漱。
  
  洗漱对我来说真的是忙碌的。其实平日中的吃饭、运动,甚至工作,对我来说都是忙碌的。一天24小时,这些应做的都如同一个被设置好的机器一样,要去完成各种任务。
  
  有的时候,我甚至觉得连睡觉都是一件难事。那些在入睡前不停出现的工作念头,以及在潜意识里不断控制大脑神经的负面能量,都在从内而外逐渐并持续地消耗着自己。
  
  我在慢慢地脱掉灵魂。
  
  而在疲累中坚持着热爱,不论时间看上去是多么地“忙碌”,这个齿轮永远很难生锈。
  
  *黑夜中还亮着的灯。
  
  那晚一边走,我一边思考一个问题:
  
  如果是在极致状态下,是身体上的疲惫阻碍行进的脚步,还是在状态饱满的情况下被“圈养”更难以忍受。
  
  答案不言而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