钓鱼之余爱美食

< 钓鱼 美食 >

水里的灯火

我今天听见村里的小伙伴们讲水猴子,当晚吓得睡不着觉了。大半夜的,借着廊下昏黄的灯,外婆可以看见缩在被子里的一坨活物动了又动,平时我皮,不好好睡觉的时候我妈会下手掐我一把,我就不敢动了,但现在交到外婆手里,她一双发皱的大手在我背上拍了又拍,显得夜色越发温柔。
但我想着恐怖的故事,越发不安生,连蚊虫也得知了这里有个活蹦乱跳又鲜嫩的人类幼崽,过来盘旋搅扰,外婆找了大大的蒲扇,把一只胳膊垫在我脑袋下面,一下下地把风送到我耳边,偶尔偏离一下,把蚊子通通赶走,我索性睁开眼,和外婆说了那个令我惊惧的故事。
“啊呀,水边离我们这里远得很哪。”
“不行的,”我眼睛瞪得溜圆,“我去过水边,水猴子会爬上来找我的。”
“那阿婆在这里,谁也不敢来。”
“不行不行,”我缩进被子里,只露出小半张脸,“等你救我,我可能已经死了。”
“死不死的”的是晦气的事,外婆赶紧摇了摇手,把蒲扇扇得呼呼响,像是把我那句不经意的戏言远远地吹了出去。
“不要怕,不要怕,阿婆给你讲个故事…”外婆说话总是夹着断断续续的方言,慢慢听得我昏昏欲睡,我只听到人们跳进水里,就沉入了梦里。
梦里我就在水边,一片昏暗中水里有东西扯住了我,我吓得正要大声呼喊,发现拉住我的正是外婆。
“阿婆,阿婆!”我看见她就忘了害怕,兴奋地大声喊她,任由她突然把我拉进水里,果然,水里没有任何危险,外婆拉着我在水里慢慢地走啊走,我抬起头,还能看见有一点昏黄的灯火。
我眯起眼睛仔细辨认那会不会是月亮,依稀中仿佛真的睁开眼睛,又看见了外婆守在我旁边的剪影,于是我安心地睡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