钓鱼之余爱美食

< 钓鱼 美食 >

穿上受害者的鞋子

         这几天重新剪了《负重一万斤长大》的旧视频,把旧视频一拆为三,加了一期以《海底》为bgm的未来期许向视频。剪完了,但似乎还有很多未尽之言。
        这个主题并不是那么容易讲述,而近年来有关性侵害、性骚扰的法律案件也总是扑朔迷离。比如曾引发极大舆情的鲍x明-李x星事件,和诉讼战线拖得比较长的xianzi-ZJ事件,都以“现有证据不足证实被告人构成犯罪现实”为终结。
        个人而言,一方面没有法学专业知识背景,一方面对以上案件的具体细节或审理过程,都缺乏了解渠道,很难客观评价以上案件的结果。而作为旁观者,主观上总会有一些朴素的情感——可能会对以上案件中的受害人迸发出天然的同情,对加害者产生极大的愤怒;可能会对受害人的表述产生怀疑,对加害者是否遭到诬告感到担忧。这些都可以说是朴素的天然的情感,会因为观者的性别、身份、经历等诸多因素的不同而不同。
        这种“不同”有很多积极意义,观点的差异性和合理的讨论可以推动改变和进步;但“不同”或许也会带来一些变革——被动或主动,情愿不情愿——所以对“不同”也常有恐惧和攻击。而我认为在长远来看:流动胜于停滞,变化优于固化。无论如何我总是希望生活中能容下更多思考的余地和异见的空间。
        回到性侵害案件这个主题上,我想了很久我的鞋子是否会坚定地落在某一方。通常来说,生活中我会更关注事实或证据,但这类案件中,受害者常常经历复杂的心理变化,或者陷入心理困境,出现行为上的反复、行为与意愿的背离、表述中的混乱颠倒和非真实信息。 而这些“反复”、“背离”和“非真实”往往会被视为事件的“反转”,引发观者的不解、厌恶、声讨,从而对受害者的态度有巨大的转变,也常常会对此类案件形成一些刻板认知,或对受害者形象有更高的但不恰当的期待,如所谓的“完美受害人”。
        我很能理解“反复”、“背离”和“非真实”,虽然这像是在开脱,我的确很能理解,且总是有难以抑制的共情。我很能理解,并不意味着我能很坚定于某一方阵营。如果受害者所言非虚,加害者受到对应的惩罚,自然是乐见;如果受害者不是所谓的“完美受害人”,而是立体、复杂、多面,也是常见;如果受害者是基于大量的虚构,别有目的地造谣生事,那还是算了算了。
        换言之,在此类案件中我希望做到和看到的:不是一边倒的群情激愤奋起声援,不是一边倒的质疑揣测,也不是随事件、舆情日日变化而摇摆不定反复争吵;而是大体有自己的考量判断,等水落石出后能尊重最后的结果并调整自己的判断,更新认知。
        我想这样,我们才能抛弃对性侵害案件中受害者和加害者的刻板印象,才能去标签化,才能放弃不必要的要求和期待,才能让无数“负重前行”沉默不言的人放下那么多不安、恐惧、焦虑和挣扎,去摘下面具,撬开锁链,不再沉默,寻求帮助,重新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