钓鱼之余爱美食

< 钓鱼 美食 >

拾花

    今早,很好的清雨,淅淅沥沥地下得稠稠的,窗外,杨柳仍旧焕发着清新俊逸的绿,只是不知那几个晴日所见的玉兰花怎样了——想来应是几片莹莹的玉瓣儿上又缀了新露滴,还在向下坠吧。
         说起玉兰花,每逢春日,它就会如落雪纷纷一般,忽地绽开满树纷然的花骨朵儿,远看都一色白白亮亮的,似乎在向人们昭示它们是从雪地里生出来冬天的儿女。可当你近看它们去,就会发现那样富有光泽的白是莹莹的白,冰清玉洁,果真如玉。
        玉兰花未开的时候有叶无叶我无从知晓,若有枝叶,那一定是江南风味的叶片,纤弱细长,似乎微风小心一拂就要收拢了脸蛋儿,然而依旧闪着绿的。但我从未见过未开的玉兰花,究竟怎样光景也就不得而知。所幸玉兰花开的时候我来过,我看过,那是一树洁白的花骨朵竭力地向上蜿蜒伸长,高高翘翘的枝丫秀骨嶙峋,点缀着红瓦白墙的画布。
  玉兰花是向上的花儿,它的瓣儿如白丝绢般细细腻腻,又长长的,不够上那高高的穹宇决不罢休。于是只见满树的花骨朵沸沸扬扬,趁着春风和畅,为着那片蓝天白云争得沁出露珠,耷拉了瓣儿,才肯小憩一会儿。玉兰花又是端庄的花朵,有时如油画一样凝在风里,仔细看去,冷冷的白瓣儿和地下摇曳的嫩草很不一般,让人肃然起敬。
  犹记初见玉兰花是在返校的一个下午,那时遍天的旷野上见不着多少赶着时令的花儿,就连桃花都看不到,天就这样朦朦胧胧的,阳光时隐时现,人不由得有些倦怠。但微凉的空气中裹挟来一阵轻悠悠的暗香,那一抬眼,便足矣令人精神百倍,久久倾心来自冰雪人间的绝色——她,玉兰花。花朵很大,较喝酒的小杯还要大一环,中间盛下黄澄澄的花丝香气轻盈,像是天上的云朵。因为看了很久很久,所以印象很深,多少次还曾徘徊于我的梦中纷纷攘攘。想来,等到雨过天晴,那红灿灿的太阳光映上枝头,一定又是一幅红装素裹的可爱景致。
        人常言:″姑娘家家才爱花。"可人家爱花是折来几朵扎在头发里,那分明是爱着自己的美,我的爱花却不然,我就爱花儿在枝头开得灿烂,迟迟不肯摘下。你想,暮春的花儿总归要迎来它凋谢的那天,实在可怜,所以与其让它早早地被折去因失了水分凋谢,不如留它在枝头好好地艳丽一阵子更好。我这样想,这样瞧,更觉玉兰花的高雅。
   玉兰花不似雪莲盛放于冰雪高原那般孤傲,也不同水仙花那样开得娇气,不换水就要早早凋去,它只是默默地忍受一整个冬天的寒风刺骨,待来年春后无言地开在寻常百姓家。人若夸它,它不骄不躁,只是在风雨过后沁了泪,倾尽一切为你嫣然绽放,倘若是土壤贫瘠,它也无怨无悔,只是无限地向下扎根,探寻那一汪清亮的油价生命泉源——渐渐地,渐渐地,玉兰花啊,就这样在你某个赖床不起的清早,无畏寒冷,迎着晨光悄悄地开了,乘着风儿把馥郁的香气传遍四方。
         玉兰花的花朵看起来结实,似乎常开不败,但实际上它的花期却只有一周左右,较樱花也长不了多少。春将尽时,不知残花余存几朵,我将赴玉兰树下颔首拾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