钓鱼之余爱美食

< 钓鱼 美食 >

不太成熟的生活建议

     聊一点不太顺利的经历,提点不太成熟的建议。
  没有人关心你过的怎么样,但是一定有人关心你对他有什么好处。
  不要以泪水示人。
  我觉得自己身体上的不舒服,只有自己会知道吧。
  努力想要摆脱,但是愈工愈力愈不至啊……
  我从2020年开始有慢跑的习惯,我从一千米跑到五千米,有时候我真的在想,自己想去跑步,是不是因为身体赶不上灵魂?觉得跑步时,自己只是一直在绕圈圈根本没有往前走。
  前段时间我在跑步过程中弄伤了自己,没有留意,就一直没有处理伤口,后来伤口发炎疼痛,有一段时间没有办法正常走路。什么都不想干。
  也是从2020年开始给自己买了很多耳塞,现在也会戴,我发现降噪耳塞并不能很大地屏除外界的声音,但可以把声音降到一个你可以忽略的区间。像车行驶过的声音、搬动桌子的声音,都会像风吹起树叶的沙沙响。不过好几次在路上差点被车撞到,因为我什么声音都没有在意。
  从去年开始,很喜欢上心理课,线上线下我都上过。学习过正念冥想、抑郁症、悲伤情绪处理等方面的课程。印象里有一次比较深刻的是,老师在白板上写了我爱我自己的这么一个主题,然后讲了一个故事,就提问那个鼓励主人公向前的声音来自于谁呢?很多人站起来回答说是父母朋友之类的,但是最后,老师申明了主题——我爱我自己。
  记得有一回上课,下午的课,我挑了个比较前排的位置坐下听讲。课前我就在印堂穴涂上药油,因为最近想到上课我就头晕晕的。一节课下来两个半小时,当我拿书走的时候,那个讲师突然叫了我,跟我说小姑娘,你是不是哪里有什么不舒服?还是课程太难了,跟不上?他是不是觉得我上课不专心啊,还是怎么样呢?
  有时也读一点书什么的吧,过去的一段时间里,有读到的书是《傲慢与偏见》,可惜我不太懂得其中的道理;读了《青年们,读马克思吧!》,其实我并不很了解马克思主义,但是去解读他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过程;还读鲁迅的《坟》和《随感录》,很多文章大都写于90多年前,我觉得他对社会发展和人伦关系的看法很深刻,有机会我把读书感想写下来吧。
  一位比较敬重的朋友最近送了我两本书,一本是杰克伦敦的《热爱生命》。是一本小说集,越看越觉得很悲观。另一本是《星云迷途》,不太记得作者的名字了,但是记得作者写过小王子。我还没有开始看。
  你可以向内寻求力量,也可以向外寻求力量。
  其实我觉得最好不要向外寻求力量。我总结过别人对我说过的带有宽慰性质的话吧,一般有两类,一般是主体偏移型和时间错位型。主体上,就可能把中行汇率话题转移到其他人身上,比如消防员、缉毒警察,多辛苦啊,你又算什么?我从来没有否定过别人的心酸悲苦,所以能不能不要弱化、忽略我作为一个普通个体的不愉快。
  时间错位,就是说他会讲一些,你之前都熬过来了,为什么现在熬不过来呢?你之前每一天都这么过了,为什么现在不想过了呢?前方还很美好啊,你要向前。
  能不要扯过去?能不能不要谈未来?现在的问题就用现在的时空去看。
  我没有找人,很具体地说过我的苦闷,反而是过去一个月有四个平时交往很少的熟人向我倾诉。我真的希望大家有快乐的事情的时候,也能想一下我。可能大家也不快乐吧……
  有什么办法能避免哭呢?我觉得最好的办法就是,就是拧紧拳头,用力的往桌子上一压,原理就是触摸一些硬的物品可以让自己有踏实感。还有一个办法,就是一边深呼吸,一边抓紧又放松双手原理是混淆肌肉紧张和神经紧张。可能有时候并不那么有效。
  像发了一场高烧,经久不退。
  欲泣无泪, 欲诉无门,欲退无路。
  其实有时候我也很烦,真的烦躁到什么事情都不想干。
  中午很想躺下来休息一下,结果老师一个电话打过来跟我说,现在紧急要求你写一篇论文,鉴于时间关系,我就不辅导你了。
  我真的是一边找材料一边哭,心里不断告诉自己说,就当是读闲书和写随笔了,就当它是一场休息吧。苏东坡不是说,此间有甚么歇不得处?
  没有做过什么太出格的事情,还是努力去维持生活的正常秩序,但是难受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