钓鱼之余爱美食

< 钓鱼 美食 >

什么是社会地位

有个日经话题叫做“高薪程序员到底有没有社会地位”。大部分人的观点自然是觉得程序员不知天高地厚——臭写代码的,有什么社会地位,被医师公吊打。
我算是个高薪程序员,以前也在高校干过,勉强算是医师公中的师。比较当年高校的工作经历和现在的工业界工作,我唯一的想法就是高校钱少事多。至于社会地位……我也想问——臭搞科研的,有什么社会地位?
这时候有懂哥可能出来说了:你觉得你没有社会地位,是因为你是大学老师,你要是小学老师,或者大学校长、院士,那你就能体会到别人求你办事的感觉了。
其实懂哥这话是说到点子上了——大家嘴里的社会地位本质是什么?其实是靠人际关系连接建立的一种价值。比如说“帮人办事”,其实就是把自己绑到利益链上——凡是有“社会地位”的职业,一定是需要和别人建立连接的职业,和程序员需要写代码的专业技能一样,这种职业考验的是你人际关系的专业技能。凡是不符合这个条件的职业,即使看起来属于医师公,但也并没有他们嘴里的所谓“社会地位”——比如你是普通的大学老师,或者研发方向的医生,那大家嘴里所谓“医师公”的社会地位,其实跟你没有什么关系。这句话现在就能证明——我所说的“研发方向的医生”,大部分人根本不知道是啥,连听都没听说过。
如果你从事需要人际关系的职业,但没有搞人际关系的技能,那么所谓“社会地位”,对于你其实就是一种负担。以懂哥说的“帮人办事”为例,这类事情很多都是灰色的,不能左右逢源地保持平衡,你自己也完蛋了——你要是玩不转这些东西,“地位”越高,反而会越痛苦。同理,老师的社会地位是因为要管理一大群小孩,家长必须给予他尊重;医生因为要对病人生命健康负责,所以病人家属必须给他尊重……所谓社会地位,其实是承担沉重的责任换取来的,而并非是进入这个行业就能拥有的免费午餐。
很多人并不知道自己想要的“社会地位”是什么,以为拥有“社会地位”,自己就变成了人上人。但其实如果你理解“社会地位来源于人际连接”,你就会发现,不只医师公地位比程序猴高,社区的快递员、防疫网格员,社会地位都比程序猴高,毕竟你是愿意和天天不出家门的程序猴邻居搞好关系,还是和天天给你送快递的快递员搞好关系,让他能送到家门口呢?——可是尽管如此,你愿不愿意去当快递员和网格员呢?恐怕这时候你又要嫌钱少,嫌累,说得好像基层公务员钱就多,医生就不累一样。如果你对“社会地位”有着狂热憧憬,说明你根本不理解这个世界运行的规律,还在做着既要又要的美梦。
其实随着社会的发展,人与人之间的连接会越来越少,社会公民也会天然地更趋向独立。比如现在QQ空间的典型黄金回收幻想是突然有人给我打了一千万,从此以后我财富自由,谁的脸色都不用看——这种幻想在农业社会是不可能出现的,因为离开了乡土,你立刻就失去存在的意义了。即使你有钱,别的村子也不会接纳你。反过来思考,像医师公这种工作就是被人际关系绑架,本质上就是需要“看人脸色”的职业,其实是越来越不被新一代公民向往的。因为在生产力发达的社会成长起来的一代,更加信奉自由和钱才是王道,人生应该不用为别人负责,自己爽就完了。在这种社会,即使当医生,也是一个一手交钱一手看病的医生——不被人情债绑架,反过来就会失去所谓“社会地位”,到那个时候,所谓医师公的社会地位,和工程师相比,其实也就没什么区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