钓鱼之余爱美食

< 钓鱼 美食 >

亲一口月亮

夏天来了之后,强对流天气严重,前天傍晚下的大雨,想到了和你去常州听棱镜归程的晚上,我们把高速延展的弧线再次覆盖,急烈的风在耳边吹着,车里打着凉凉的空调。你在我旁边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从小到大的事,告诉我在遇见我之前你的样子……那是跟你在一起最幸福的时刻了,每一场目的地是家里的出发,都让我有强烈的安全感。
我喜欢这种安全感。
你反复跟我说,认识我之后好像会让你更认识自己,比如你觉得你喜欢青峰,也喜欢棱镜,那些歌让你很舒服。但我想,或者说其实你本身就是喜欢听棱镜的,而我只是比你早认识他们一点,这样想,我会觉得和你还是有频率是相恰的。去无锡参加逗逗的婚礼,也是听了一路的棱镜,包括婚礼现场……好像棱镜就是浪漫本身,你每次提到他们,我就觉得我在爱。
当《星星低垂》在车里飘着,
“灿烂无比的夜啊,低低星垂,移动 流浪 旋转,勇敢 温暖 慈悲”,
背后有未言的意境,你不会在意,也不深究,和我说旋律好听。我说是的。其实我也不清楚青峰真的想说什么,那些爱或者平和,在歌里并不灼热浓郁,但悠远的哼吟令人沉迷,就像群星无言,只会闪烁,也许就是我们当下一样的内心。
灿烂。
我不知道我们是不是已经进入了平静期,甚至有时候我也不知道我们是否热烈过,好像从一开始,我就像和你认识了很久很久。别人的开始是青涩害羞的怦然心动,是一场绚丽烟火,是小心翼翼的两颗心互相试探慢慢靠近,但我们这一支歌跨过了那些所谓必要的前奏,合理,并且一样好听。
别人的甜甜的恋爱模式好像和我们格格不入,撒娇,嗲嗲精我做不到,有的就是,把我知道的给你,把我拥有的给你,把我的时间、耐心、日常和下意识都给你…文艺的话你不会,但你给我的,是满满一箩筐的,具象的,无以名状的,快乐都是你给的。
取到钻戒的那天,我才真的有一种要结婚了的感觉。恋爱和结婚,我好像一直分得很开,恋爱是恋爱,结婚我从来没有真的具体地去想过,但那天把钻戒取到的时候,20210601,我看着那个刻字,我才心里扑通扑通的,啊!要结婚了,我要结婚了,我要和你结婚了!
把快乐和害怕同时揉碎在一件事情里会发生什么呢?
面对你,从今天,到明天,到天天,我会不会厌烦呢;面对我,长久地几十年的和我绑定,到生命的最后一刻,你又会不会厌烦呢?我们会一直这么保持耐心听对方的烦恼嘛?会不会有一天累了,觉得对方不好看了,会不会对对方感到疲倦?会不会再喜欢上另一个人?会不会因为未来的一些困难而无法携手?会不会后悔当初要结婚的决定呢?
这是害怕的一部分。
我要拥有一个自己的家,我可以尽情地捯饬家里,铺满我喜欢的瓶瓶罐罐,想吃什么就吃什么,不想吃也不会被逼着吃东西,不会有人再唠叨我的懒惰,古怪,可以在卧室以外的地方放满我喜欢的东西了,因为我们成立家庭了。但这个新的,多了两方父母的家庭会不会和睦?自己养活自己,把日子过好会不会很困难呢?期待,恐惧,不确定,迟疑,我总是在事情开始之前就设想一个最坏的结果,我真的好懦弱。
这是我害怕的另一部分。
我陷入了这种忽明忽暗的情绪里,觉得结婚好烦,人为什么要结婚呢?
但你说,因为害怕而不做,比做错了更充满遗憾,因为人会无尽地想象没有做的结果,而且要相信你,我害怕的根源是还是不够相信你,只有相信你,对结婚才不会害怕。
月亮在静谧的夜里亮着,我眼睛红了。
派大星,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