钓鱼之余爱美食

< 钓鱼 美食 >

住在破旧木门后的狗

这条狗曾经是我们的宝贝,它不知道是被哪家人遗弃了,整天在公园里嗷呜嗷呜的叫。小孩子的同情心总是很泛滥的,最起码我们是这样。于是光是天天喂吃的还不够,终于有一天朋友央求着家里把小狗抱回了家。
想在想来会突然间觉得那时被主人放弃的动物们太多了,而我们只能抱回去一只。而剩下的或许作为流浪狗长大了,有的就直接死掉了。
那条狗被我们取名为NONO,没有任何含义的名字。
小孩的奇思妙想也是无穷无尽的。朋友奶奶家的床垫下压着许多前些年的日历,上面画着各种喜庆的神仙。我们就拿着那些纸折成小船,折了好多只后叠在一起,放在乘着水的脸盆里。刚进到船里小狗就开始扑腾。于是又盆里覆了一层塑料膜,这样的话小狗应该就不会怕了,但它还是扑腾。就只好放弃了,毕竟我们都没有坐过船!如果我们可以变小乘着这样的小船,那样的话该多好玩呢。
最开始的时候小狗住在纸箱里,里面垫着几张破旧的布块。后来NONO生了两次小狗,小狗们也都住在破旧纸箱里。小狗们送人的居多,留下来几只也早早夭折了,于是NONO就成了活的最久的狗。
之后的记忆就像消失了。
朋友上高中的时候搬到了县里住,老房子租出去了,狗还留在那里。从前狗是散养的,愿意散养的人走了以后狗就被拴在了一扇门后面。一扇单独的不知道从哪拆下来的门,后面用砖头垒了个窝。要这样说的话还挺有仪式感,狗住的地方都要放个门。实际上那破得很,又脏又烂,里面铺着的破布上污渍都结了块。
我还是经常在村子里住,有时候从那里路过会买点吃的进去看看狗。她长大了,长的骨瘦如柴。我不记得她小时候长什么样子了,因为那个年代没有手机,而且我家里本来也养狗,我的心思都更多的分给了自家的宝贝们。
我总感觉我和那只狗好多年没见,但她依然认得我。兴奋的往我身上爬,爪子上的灰尘都蹬到我的衣服上。小狗的眼睛都那么大吗?狗大概已经在这里栓了很多年,也可能没有,我瞎猜的。反正时间应该不短了,自从我们离开后她就没有了自由。从朋友高二搬走到现在已经过去了快六年的时间,这期间狗都没出过这个地方。脖子上的栓绳仿佛她天生就带着,和她本来是一体的。
如果我们没有捡到过她,她会过着怎样的生活。对于她来说,是外面流浪更痛苦还是失去自由更痛苦。我去看她的次数屈指可数,她眼里的世界由现在住的那户人家每天出门进门构成,还有非常偶尔才会去一次的我。那她除了睡觉的时候都会在想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