钓鱼之余爱美食

< 钓鱼 美食 >

再平凡不过的那一种

小时候,我会有些同情关在笼子里的鸟,因为它们一生都要在狭小冰冷的笼中度过,明明生着健康的翅膀,却没有自由翱翔于天际的那一天。
从小到大家里也养过不少只鹦鹉了,像是虎皮、棕头牡丹。我喜欢它们鲜艳的毛色、可爱的体态,可是说到底,那只是喜欢。年幼时我似乎没有真正的怜悯之心,如果有,那就不该将生命视为自己的玩物。
而大多数从宠物店中接回的鹦鹉,对人类的接近都抱有恐惧。它们无时不刻不想着冲破牢笼,抓尽一切机会逃跑,就算有水源与食物,它们也不会把牢笼当作自己真正的家,更不会将囚禁它们的人当作主人。也许它们对于饲养者,只有厌恶与仇恨。
可我曾经养过一只鹦鹉,它和我养过的别的鹦鹉都不一样。它会飞到我的头上啄我的头发,它飞出笼子以后还会主动回到家。我经常会放它出去玩,看它在院子里的树上歇脚,或是钻进阳台上晾晒的棉鞋中玩耍。看着它自由快乐的模样,我也很开心。
它好像真正地把我家当成了它的栖息之所,而且它也敢肆无忌惮地飞到我们的身上来,甚至是咬人的耳朵。所以它留给我的印象是那么深刻,感觉是真正和另一个物种建立了某种缔结。家人们都说它很有灵性。
对了,顺带一提,这只勇敢、大胆、好奇心强的棕头牡丹,是自己飞到我家来的。。听说那时外公卧在床上休息,它自己闯进了我们家,然后被外公捉住了。我会想,是不是因为它是在外面忍饥挨饿够了,才会觉得有个窝也挺不错?
市面上常见的鸟,多数喜欢群居。所以买鹦鹉的时候,通常都是成对的买。我不知道鸟类之间是否也有它们的沟通语言,但好像不论是人类还是动物,都需要陪伴。而且我听说鸽子是很恋家的一种鸟,如果你把鸽子的伴侣关在笼子里,那么即便它飞得再远,也会再飞回家。
所以某天我突然意识到了配种的重要性,不论是动物还是人。好吧,配种这个词很难听。可是家长拼命催你去相亲,不也是希望你找个伴,安定下来,从此不再漂泊吗?
而且有时候越想越觉得人和鸟的命运是相似的。我们都被关在笼子里,没有自由,不同之处在于笼子的大小而已。所以,我同情它们干啥?它们虽然没有自由,但是一个个被养得膘肥体壮的,比餐风露宿的野鸟已经要幸福许多了。又想要自由,又想要安稳,鱼与熊掌不可兼得啊。
鸟笼里的鸟生,当然是一眼可以望到头的。如果是心向自由的鸟,当然不甘心一辈子被束缚在囚笼。可我看到很多鸟儿在主人那里也过得很好,虽然大多数时候它们会被关在笼子里,但是主人也会善待它们,甚至给予它们暂时的自由。它们也是真正把鸟笼当成了自己的巢窝,安心地在其中生活、繁衍。
也许这就是驯服吧,就如同社会机器对人的驯服一样。可这一定就是坏的吗?所有人都在歌颂自由对于鸟儿的美好,却鲜少有人提及外面的陷阱与猎手。因为向往安逸平静的生活而放弃了自由,自甘困在牢笼,真就是可耻与错误的吗?孤身一人、闯荡四方才叫勇敢?我也不能给出确定的答案。
更何况有的鸟儿,从降生起就没有在严酷的自然环境中生存过,娇生惯养的,放它出去,它没有独自觅食的能力,等同于找死。给它自由,却不教它如何独立生存,无异于谋杀。
我也相信有真正桀骜不驯的鸟,即便是优渥富足的生活也无法消除它对自由的渴望,只有天地才是它的家。不过,鸟各有志,人亦然。难以评判孰对孰错。
啊,你问我是哪一种?我应该只是再平凡不过的那一种。平静单纯、充满爱与温暖的地方,才是我的归属之处。可如果遭到挑衅,我的性子也是相当烈的,并不会忍气吞声。我的地盘,不欢迎不友善的入侵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