钓鱼之余爱美食

< 钓鱼 美食 >

养了1296天的鸟儿去世

二一年十一月十七日夜。
我跪在暗夜里的笼子前。瞳孔放大。透过白花花的栏杆。深黛的鸟儿睡得像一轮卧鲸。我害怕起来了,不愿去触你。膝髁是轻微地刺痛着。
她倒下的样子一定很优雅吧。
轻轻地。父亲宽厚的手将你拎起,交给了我。我将你捧在手里。撑起你耷拉着的小脑袋,再一根根捋顺你的羽翼。指尖下浅蓝色的羽毛很软、柔柔地擦过掌心。经脉骨架却是分明而冰凉的,再无心脏曾跳动的迹象。
我们于是出门,去河边,就像五年前曾养过的鸟儿一样。风很冷。为了不让路人看见这幅奇异的光景,我将你遮盖在手底下。街上很冷清,枯叶卷着尘埃一同坠落、无意义地漂泊。踩在鞋下也是发出清脆而暗沉的响声的。
河边许多野草。我带着你望向远方。楼宇映在水里静得出奇、湖面偶然几声鱼跃,而后陷入无边静谧。云是未散开的,深秋的月色,乌云缠绕而依旧含着街边灯盏投射出的昏暗夜光,涌进脑海,再漫出眼角。
旖旎暗夜,你安静地卧在我的手上。
“这是我们最后一次一起看月亮啦。Paris。天国里满是棉花糖般的云,你在那里一定会幸福,再也不用被牢笼所束缚,不用嗅闻本不该属于鸟儿的烟火气息。自由自在地飞翔吧,去星辰里、去更美丽的地方。你会遇上比我们好千万倍的人,会见到无数震撼恢弘的场景。在那里,一切都是你想要的。”
你好像在应我。闭上眼,耳边有清澈的鸟鸣。
“挖好了,来埋葬它吧。”
光斑模糊起来了。我转身去,你的安葬处正对着我们的家。我轻轻地将你放在中央。我不记得我们是如何再填上那泥土、也不记得是如何回的家,不记得云雾的颜色。却知道,哪怕你的羽毛将腐烂在土地里,你的心已经飞去了最好的地方。
“good girl, paris…best girl ever.”
柔光落在她的脖颈。那里也曾有鲜血雀跃着流淌。
对不起呀,没能照顾好你。我爱你如初。
“如果每个人都是一颗小星球,身边逝去的生命就是周围的暗物质。我愿能再见你,我知我再见不到你。但你的引力仍在。我感激我们的光锥曾彼此重叠,而你永远改变了我的星轨。纵使再不能相见,你仍是我所在的星系未曾分崩离析的原因,是我宇宙之网的永恒组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