钓鱼之余爱美食

< 钓鱼 美食 >

生活没有观众

玩了几个小时乙游,突然感觉好难过。
大概是个甜甜的校园言情。由于中考忘记写名字沦落到差班当班长的学习狂人女主和一堆各种各样男孩子的校园生活。虽然整体设定和走向挺套路的,但作者抓对话细节有一套,所以真实感很强。
有一段剧情说,女主高中才买手机,QQ都没注册,加班群还得让跟班小闺蜜教。从设定上来讲,这个其实是属于天然呆系的萌点。但读到这段时,我就忍不住想到我这些年所认识的小镇做题家学生。大一刚进学校就发现自己知识体系跟同学差一大截。这些同学很多都是和女主一样不服输的性格,想着我现在不会就加倍时间补回来。然而越花时间去“学”那些别人早就知道的基础知识,在别人眼里越怪。
一个人过得开心不开心并不取决于某个绝对的标准。很多时候是取决于和周围人的合拍程度。这个合拍我不知道怎么较好地定义——它不是狭义的“每天都有人一起玩”或者“过得比别人都好”。但能肯定的是,如果别人都在打游戏谈恋爱社团嗨,你在苦逼地恶补基础知识,你肯定跟别人不合拍。
当然也不是说因为这点问题大学生活就会变得孤僻或者被霸凌怎样怎样——这些同学中的大部分人有着很好的室友,靠着老师同学不知不觉就成为了合格乃至优秀的学生。可是反过来想,他们肯定承担着比其它人更高的“不优秀”、“不合拍”、“不快乐”风险——如果一辆车事故率比别的车高几倍,你肯定不会买它。但他们从踏入校门那一刻起就坐在那辆车上,他们没得选。
回到故事里,学习狂人女主在初中时有着死对头学霸老班长,高中时有天天喊她别学习啦一起出去玩的小跟班闺蜜还有一大堆可攻略的男孩子。但到大学时还会是这样吗?很有可能不再是了。她不会知道,那些快乐在高中毕业的瞬间可能就永远消散了,只是会隐约觉得伤感,而这种伤感的弦外之音,往往在多年以后才能追忆得到。
这时候有人可能说,大学也可以有这种没心没肺小闺蜜啊?我觉得这不是一回事。高中天天考年级第二的女主被小跟班闺蜜喊着出去玩不许带复习题,这算是种带着青春感的锦上添花。但在大学发现自己差距巨大的女主天天和朋友出去玩,就有种自甘堕落的意思在里面了。虽然这种感觉并不是绝对的,却是微妙的,会潜移默化地给人带来心理变化。
除了女主之外再说说别的。可攻略男主里有个小男生是路遇在小巷里被抢劫的女主,帮她解围之后一见钟情(好狗血)。于是本来准备高中辍学的他转到女主的学校对女主进行疯狂追求……人设大概就是那种看起来没心没肺喜欢突然说土味情话看女主尴尬感觉很好玩(怎么这么像我!)的潇洒小混混人设。和女主的小跟班闺蜜之前就是好朋友(因为一起混游戏厅)俩人也都是处事机灵/没心没肺/偶尔呆的设定。
对这种设定进行思考之后,我发现其实这是一种只属于校园背景的“青春系”设定,因为这种设定的表现是需要校园这种无忧无虑环境兜底的。虽然一些青年乙女作品里也有类似人设,但它们往往不会(也没办法)表现人物是通过如何的背景和性格动机支撑这种人设的。比如校园混混邪魅狂狷很正常。但一个二十七八的小叔叔再邪魅狂狷你就很难想象他是怎么在社会上活到现在的,他能找到工作吗?有的乙游给这种角色设定为黑道老大,你说这样的黑道老大咋管理下面人啊……所以大部分青年乙女作品只能给设定为二代草草了事。
既然分析到这了,不知道有多少人考虑过,这种活在校园言情里的青春系人设在结束了他们的校园生活之后会走向何处。以这个故事为例,混混男主和小跟班闺蜜俩人都是年级吊车尾。走向社会之后……虽然在我国不至于饿死,但大概率也与高质量的生活无缘——从毕业那一刻起,他们就失去了曾经无忧无虑的倚靠。很多言情小说意识到这一点,有这样的段落——男主发现需要做一件自己能力之外的事才能(广义上的)拯救女主,于是决定向能做这件事的人出卖尊严——比如往往有什么咬着牙说“我xxx这这辈子没给谁跪下过,今天……”这种台词——这种桥段作为故事的小高潮可能能通过反差使读者感动。可是从现实角度说,没有成绩没有一技之长的他发现他稍微做点有价值的事都得被剥夺潇洒乃至出卖尊严的时候,他的“设定”自然就不复存在了。
我不是想说“这设定好不合理照这么发展人设会崩”这种话。我是想说,我(以及很多人)喜欢过的这种少年,从理性上讲,终究会死去。
这是偶然吗?
很多故事人设崩了或者作者突然莫名发刀,会被读者口诛笔伐寄刀片。但看到知乎上“你是什么时候发现自己变得油腻”、“为什么结婚之后眼里就没有光了”这类问题,我才明白为什么那么多人会怀念高中生活——大部分少年少女都是这样死过一次的,只是他们的生活没有观众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