钓鱼之余爱美食

< 钓鱼 美食 >

离谱的梦

也不知道是加班太晚还是最近过于疲惫,在终于得空早睡修养的当口做了个怪梦,我记得我不到六点热的不行(果然厚居家服不适合做睡衣),换了身薄睡衣后又去厕所发了发汗,回来继续倒头睡觉,心想抓抓紧到起床还能再睡半个小时,我觉得睡意上涌的时候,突然觉得有什么东西掉到了我被子上,还在那里扑腾!有谁明白那种家里除了人没有其他活物的我在那一刻的心态吗,偏偏精神和理智告诉我应该起来处理一下但眼睛身体齐齐叛变死活不配合,我就只能继续以骑着羊驼狂奔的心态感受那不知是什么的玩意儿继续在我腿那里翻滚折腾,终于在我忍不住的时候抬脚一蹬,那小玩意儿竟然刷一下飞起来扒到了墙上,我也顾不得思考原本的窗户怎么变成了墙,接着视线余光又出现了碗大的黑蜘蛛哒哒哒哒的从床尾往我脸上爬,我只记得自己拉过被子盖住脑袋,然后眼前一黑,再睁眼的时候闹钟显示七点半,很好,不快点就要迟到了。
 一味地执着于某事,并追求极致的完美,本身就是一件很难且容易产生痛苦的事情。一旦平衡被打破,事态就会朝着未曾想道路越走越远。维护这种平衡真是一种很烦恼的事情啊。
嘛,果然太舒适就会出问题,但如何能解决问题呢?逃避还是面对?失望还是期待?该怎么面对该死的现实呢? 烦恼也许是青春期普遍的问题吧,但最近烦恼属实有点多。
突然的封控打了个措手不及,走读生直接被隔离。事发突然,什么东西都留在学校里。在没书没笔没药没眼镜的条件下上网课,能坚持下来也是很不容易了,期中考的不好能理解了但也不能原谅自己退步太多。话说因疫情居家隔离上网课,小肚腩也大了不少呢,多少有点惆怅。
“干什么呢若埃姐~”
“收拾行李”
“我呢我呢”
“你不算行李……至少这次不算”
“喵……!!!”
就算再怎么喵叫得撕心裂肺都不会带你去的啦,这次本就已经是很麻烦的事情了,更何况还要带上那个家伙一起,光是想想就……唉
虽然早苗小姐什么时候来这件事一直都是个谜,不过这也不妨碍我早早地就把行李准备好。不过和去永远亭那时候不同,此去应该待不了多长时间,毕竟其实我心里也打着只是去走个形式然后尽快地问到事情走人的想法……所以行李自然不用和之前一样塞那么大一个包,简单带些必要的衣物就行了,还有吃的,以防那边的东西人类吃不了……或者能吃但吃了会死掉
虽说之前的确因为一些巧合的事情有和妖怪打过交道,但给妖怪打工做事这种事还真是第一次……铃仙小姐那个?那才不是打工,那是……主动的帮忙!而且和别处的不一样,那可是山上的妖怪,据说是最传统最守旧的那一类,而对人类来说,妖怪的传统就是……我我我不好吃的,真的!!!
话说回来,分明本心是要劝那个家伙远离妖怪,结果我才是往妖怪那边跑得最勤的那个啊,真是的……才不是我愿意,都是被各种莫名其妙的事情逼的!至于这些事情是怎么找上我的……我哪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