钓鱼之余爱美食

< 钓鱼 美食 >

彝绣就是生活

锦上,取自“锦上添花”,在云白的绣片上飞针走线,添上一朵朵艳丽的云南山野间、彝族人们心间的花,花团锦簇成了一块块彝绣,剪裁缝制成了一件件彝绣衣裳,穿在彝族男女老少身上,“远看一朵花,近看一个人”。
云南的彝族人民真的十分爱花啊,他们喜爱山野间的花,山茶花、马缨花、石榴花、牡丹花、八角花、卷草花等等,许多花的品种我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单听名字都觉得色彩斑斓、锦簇纷呈。他们爱花,就把花留在了衣襟上、裙摆边、裤腿旁、帽子上、鞋头上……不仅如此,他们绣花的线、布、棉、麻等用料,无不取自田间地头山野树丛,亲自栽种桑树养蚕吐丝,亲手搓成丝线,再亲手刺绣纺织。他们以这样质朴的方式,将房前屋后已经嵌入生活的花,嵌入日常的一切布料中,日日夜夜在艳丽的花朵中,日日夜夜地刺绣。
彝族人民不仅爱花,他们也喜爱生活中一切美好的事物,老虎、獐子、公鸡、蝴蝶、山川、流水、白云、日月……身边一切一切有灵的事物,都穿入他们的针线底下,一个一个在衣裳上、肚包上、被盖上、荷包上鲜活起来,仿佛一切有灵的事物的“灵魂”,已经被他们所收集。
每个民族都有每个民族的史诗吧,彝族人民的史诗中也有开辟天地的创世神话,有了天地日月星辰以后,自然就有了山川流水、花草树木、飞禽走兽。彝族人民将他们的民族史诗,用一根针、一缕线无穷无限地穿入了他们的生活中。针针线线在一代又一代的彝族男女手中日日夜夜地翻飞,伴随着老人唱着《梅葛》《查姆》《阿鲁举热》那浑厚悠扬的歌声,在一张张云白的绣片中开了花、结了果,那是历史的记录,也是文化的传承。
我永远也忘不了阿各、娜别若、秀给独,三个没有血缘关系的三代女人,坐在东边房子的老火塘边,借着摇曳的火光和窗外、屋顶的缝隙中落进来的月光,听着噼啪作响的柴火和虫鸣与淙淙流水声,安静地绣着彝绣,偶尔伴随着秀给独浑厚悠扬的歌声,虽然她看不见,虽然娜别若听不见也无法开口,但是,他们是用心刺绣的。
世界那么大,又可以这么小,小到只需围着一个火塘,小到只有三个女人,小到只要守住一颗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