钓鱼之余爱美食

< 钓鱼 美食 >

可不可以救救我

  南京。
  现在我站在某个公交站台上 手里攥着两块钱。我两个月没上学了 今天来南京看病 坐了几个小时的火车 是那种小时候坐的火车 两排人面对面 中间一个小桌板 车厢之间有厕所 过道里有人大声宣传着骆驼奶片。他讲了很久 久到我很惊奇他是怎么不累的 人太多了 导致很热 当然也有可能是因为有“暖气” 应该是暖气一类的东西 在小桌板底下 也不知道有没有供暖。
  下车之后看到很久没看过的景象了 依稀记得小时候妈妈带着我在江苏和天津往返的时候也是这样 冬天 夜晚 在火车上过夜。我总是很担心会在站台和火车之间踩空 虽然有一块铁板 但总是觉得摇摇欲坠。出站口有情侣在后面走着 女生用撒娇的语气跟男生说你是不是耳朵被猪踢啦 我心里觉得挺好玩的 所以记下来了。
    还有什么来着 最近记忆力不太行。下了地铁之后看到有一个男生站在出口 地上两堆黑色的果子 看样子在卖东西 旁边一个白色外套的女生抱着一个黑色外套的男生 抱的很紧 过了一会又放下了 也不一定是什么分别吧 只是我看到了 就记下来 我怕我又忘了。
  然后坐公交 到南京脑科医院 找个酒店住下来。我有点难过 或者说 很难过 千言万语大概就是一句 我没有未来了 我要死掉了 我的人生完了。
   真的很奇怪 大家好像都很忙 老师两个月讲掉了一学年的课 同学着急恋爱 大人着急赚钱 人人都很着急 没人会在火车站停下来看一个买东西的男人 也没有人会看到我 一个悲伤到死的我。
  可不可以救救我,可不可以救救我。
   就这样吧 以后有机会就来写点东西记录一下 或者讲讲以前。虽然我记忆力变差了好多 但不知怎么 这些总也忘不掉。如果挺不过去 就当是遗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