钓鱼之余爱美食

< 钓鱼 美食 >

纪事

今天要记的事有好几件。
午饭去暑假期间没有开放的西一二楼就餐,很久违地被唤起了“美味”的味觉,是最近食欲不振这段时间难得吃到的一顿顺心如意的伙食。人的口腹之欲却与心情有很大的关系,现在太多人不习惯认真吃饭(我有时也不把吃饭当作正事,应当自省),总是在用餐的同时看手机或者视频,一顿饭吃下来,最后“吃”这件主事反而退居次位了。
傍晚的时候竟接到绘旅人的电话,现在不常关注除游戏本身以外的消息,这确是在我意料之外的惊喜,一两分钟的电话竟听得我不受控落下泪来。身边不少朋友和我一样,把游戏或者二次元当作牵挂和寄托,甚至为此献出比现实生活更饱满的热情和信任。我曾经对此不屑一顾,可自从坚持独身主义之后,对这一点反而愈加有亲切感了。对于向往长久的陪伴和安稳,或许选择寄托于物会比寄托于人遭逢更少的变数,在这一点上一定是利大于弊的。
今晚的摘抄和阅读都很合我心意。选摘抄时看到村上春树讲不该把年龄作为人生的划分,很是赞同。“当你找到你热爱的东西,你的人生才真正开始。”这句话放在几年前我是绝不会懂的。现在听到这句话,想起初中语文老师提点我的“不要患得患失”,觉得这两点是可以连在一起想的——仅在自己热爱的领域,得失、先后才是有意义的,可大部分世人并不急着找寻自己的热爱或者为热爱花费时间和努力,反而为了其余种种的得失和先后算个明明白白,恐是连人生真正的门都还未踏进去呢。
之后看到另一位作者的妙喻,大家一般都将少年比作朝阳,老年比作傍晚,死亡便是沉入彻底的黑夜。可这位作者偏偏想把正青春的十八岁比作黄昏时候,接下去长长的一段人生便是在黑夜里度过,最后在初生的太阳里迎来死亡。我格外喜欢这个说法。我本就特别喜欢黄昏,日夜交替之际,美与时间的流逝会尤其明显和清晰,反而比早晨更能令我感到活着的生命力所在。用黄昏形容年少,真是大胆又绝妙!
今天点单的时候被姐姐夸了包里装饰用的小鸭。我当即特别高兴。我喜欢他人对我生活的夸赞,比如“你起的真早”、“你的头发绑的好看”,”今天这个包很应景“,”你是我身边最喜欢听老歌的人“诸如此类我听了都很是高兴。只因我大部分的满足感都是来自生活和爱好两件事,能听到旁的人真心实意对我满意的东西也表示赞同,自然不胜歆欣。
回寝室的路上吹晚风,风带起地上的梧桐叶打着旋跑在我前面,突然灵光一现想到捡钱,可再一想现在都是手机支付,并没什么人带现金出门了,当下觉得没意思极了,咔嚓一下踩碎了脚下的枯叶。耳机里放着小虎队的《蝴蝶飞呀》,是很轻快青春的歌,我又联想起好友的高中日记里记了一则:她与我晚自习休息去后山买吃的,在楼梯上捡了一张十元,当即就用了那钱去买一碗麻辣烫,翘着课吃了。回寝后我兴致勃勃与她将这件事,她未作回复,应是没有太大感触了。我反倒多些伤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