钓鱼之余爱美食

< 钓鱼 美食 >

我也很平凡

我有一个“不公平”的家庭
06年,在他们的期盼中,我出生了,年幼的我耳边满是亲戚的话语
“是个女孩哎”
“养得活吗?那么小一个”
“都过去几个月了,还瘦黄瘦黄的”
………………
我眨巴着眼,面对他们一个接着一个的打量,有时候分辨不出来,这话里藏着的是对我的可怜还是遗憾
真可笑,居然应了他们的话,我喝不惯奶粉,常抱着酸奶,甚至被面条呛了气管,与同龄人相比,瘦弱且矮小。我不听话,总是哭闹,连我的父亲都不打算抱我,更何况亲近
不出所料,两年后我的弟弟诞生了。父母常围着他转,而我站在一旁急眼。兴许是看电视剧的缘故,大概六七岁的我便懂了“男女区别”
稍大点的时候,我像个假小子,剪短发,乱打闹,和男生玩成一片,上树下河,爬山丘捅蜂窝,我认为是不是只要像男孩多点,他们对我的注意力也会增多
每次遇到稀奇玩意儿,我想抢着玩,终究抵不过一句,你是姐姐,让着点他。他们就是这样,不会在我的角度考虑我的感受
我自认为是偏爱,都怪它,要是能匀点就好
私下,我还是会因为男女跟母亲闹一番,总是以重男轻女的理由问她,凭什么?因为我是女的,还是长女
但是,吵闹过后,看不顺眼的弟弟会拿着心爱的玩具,扯着我的衣角,哄我开心,逗我笑,仿佛之前的一切都不存在,“挺傻的”也不知道这句话说的是谁
即便弟弟犯多大的错,要被骂还是被打,我总会冲上去护住他,把他圈在怀里,“别打他,要打连我一起打” 这个让我讨厌的弟弟,依旧需要我,我再次向血缘低了头
            “怎么办?他是我的弟弟”
在我第一次有记忆时,周围满是白光,光簇拥着面前的女人,些许粗糙的手窝着我的小手,擒起铅笔在纸上写下一排又一排的数字,而我老是搞不懂“8”,她却一遍遍耐心地教我
“看好了,两个3就是8”
这个第一次初见的女人,竟是我的妈妈
幼时,常住在奶奶家,总听她说要不是因为她,我就活不下来了。说我是被父母丢在狗窝那,她自己捡回来养的。大多我都是右耳出左耳进,没有多少父母会狠心不要亲生小孩
老一辈的感情,常是包办婚姻,凑合过日子就行,哪里来的情情爱爱。老两口也吵架,甚至到了动刀子的地步,后来我跑去找了邻居老周,硬是拉扯,这场闹剧才算结束
奶奶担心爷爷的身体,天天念叨让他少喝酒,可爷爷不听,挺直腰板,说自己还硬朗。因此,奶奶常生闷气,那时我总捧个洗净的桃子送去,说点安慰人的话,兴许她会好受点
我对父亲的印象并不好,甚至有些许的恐惧
那年,我大概八岁的样子,吵着要和母亲一起去集市,兴许是父亲厌烦,我记得他单手把我拎起来,悬在半空,我试图挣扎,但被他摔在地上,嘴巴磕到了凳子,带着生锈味的液体从口腔涌出,即便我清楚我只是磕伤,记忆深处永远都是躺在血泊中
现在父亲对我没有严厉的训斥,他远比以前温柔。
而我终究无法释怀,以至于演变为一颗压迫心灵的种子
长相一般,成绩一般,没有特点,愈发叛逆——我
我不喜欢杂乱的人际关系,过多的语言交流,所以独来独往成为风格。我很难相信身边的人,能帮我的只有自己。
与同龄人相比,我显得格格不入,明明只有十几岁的年龄,却想着未来的长篇大论
我想要的只是安心,或许结局太过仓促
清醒点,现实不就是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