钓鱼之余爱美食

< 钓鱼 美食 >

所赠予你钢笔与诗

钢笔好用吗?
频繁打水,挨不住高强度书写,墨囊比笔芯贵好多还难买;广大书写者使用少装逼多;动不动就漏墨,基本用过钢笔的人都逃不过大拇指和中指第一关节上深色印染开的痕迹。
还好坏,掉地上砸一下,不是喷墨就是断头;捡起来一甩,方圆两米雨露均沾。
钢笔写下的东西总是保存不长久,时间一过,颜色也随之淡去。过去我的日记就是钢笔书写,现在也已经全部随着记忆一一消退,墨水的颜色早已晦暗不明了。
无论当时挑选的墨水有多么鲜亮的色彩。
用钢笔的时候不能走神。
一是钢笔笔尖的设计不同于中性笔圆珠笔,碰不到笔尖就万事大吉;钢笔是你不知道哪里摸不准就漏墨了,有的还不是主动漏墨,而是不知道什么时候积在笔头什么地方的墨迹,已经干透了,结成薄薄的一层,淤得很深,一抓一手。
二是钢笔不能干拿着不写,墨水干得快,笔尖堵死了,不甩写不出来,一甩甩一片;不但如此,墨水的颜色也会变,好好的淡蓝里一下插进来一块深蓝,很别扭。
钢笔对纸的要求还高;纸张质量稍差一点,一顿一个点,一写一大坨,让人头痛。
总之,钢笔用得很麻烦。老一辈的人没有生产中性笔的技术,不得不屈尊侍候钢笔和使着钢笔头的蘸水笔,就着劣质的草纸忍受这玩意比地主家大少爷还臭的各种毛病。
后来有了中性笔。
中性笔比钢笔皮实,往兜里一揣,随你怎么跑怎么颠都不用担心漏墨,写没水了拧掉笔芯一换,用不了几十秒;生产成本低售价也低,除去百乐这种天价进口笔和精装版本,均价不超过十块,不想要了随手一扔,在一堆要玩出花的样式里再挑一支,笔芯不变,手感不变,谁也不心疼。
可钢笔不行啊。
三块钱一支的晨光中性笔个和三块钱一支的青花瓷,前者是神器后者是暗器;工业发展让钢笔也有了流水线,但这东西终究是娇贵玩意儿。两三块一支的低质廉价工业品除了难用的要死,和名贵钢笔比起来,臭毛病倒是一个不少。
我们的生活似乎也在逐渐驱逐钢笔。
中性笔不印水,不挑纸,卫生纸上也能写;当时我被迫放弃钢笔就是因为学校仿佛来自上世纪的试卷质量。
考试答卷也不能用钢笔;颜色太浅,墨水成分不比中性笔,很容易就扫了个寂寞,是绝对的电子阅卷刺客,尽管被刺的一般是明知故犯的冤大头。
学习,工作,签字,中性笔自实现量产就始终占着一切书写活动的大头;成本低字迹真易保存,和钢笔比起来,这些都是无可比拟的优势。
而钢笔,麻烦,易坏,挑环境,落后的代名词;似乎是注定要逐渐消亡在前进的时代里。
可我还是喜欢用钢笔。
只有一个很简单的理由——我喜欢钢笔书写的感觉。
钢笔有独特的笔尖构造,划过纸面时微微的阻力感任何书写工具都无法替代;钢笔通常比中性笔粗,握在手里更好控制;钢笔用墨水,好顿笔,能拉出漂亮的笔画;把一支钢笔洗净,擦去陈墨,灌好水,摆上桌子,怎么看都比拧开抽掉按上的中性笔有意思。
记下那些微小而闪光的事情还是喜欢用钢笔,不用上交的作业就用钢笔写;练字时钢笔永远比中性笔更有感觉;有些明信片上的句子用钢笔才写得出那种灵魂那种神韵。
假如那一天你收到了我用钢笔写的一封信,那么恭喜。
写下重要的事,写给重要的人,写于重要的地方,写在重要的日子。钢笔渐渐成为了我“重要”和“仪式感”的代名词,它退出了我的日常,却依然无可替代。
后来我爸告诉我,中性笔是生存,钢笔是生活。
钢笔有很多缺陷,正如上文所说,每一个都足以让它被名正言顺地嫌弃。
但钢笔有那么多缺陷,为什么我还是喜欢用钢笔。
打水很麻烦,但是我喜欢那种写累了可以停下来摆弄摆弄小玻璃墨水瓶的麻烦;沾一手墨水很头疼,但我喜欢那种体重淡淡的香味,而且它洗几次手就掉了,也无伤大雅;墨水远比中性笔工业造物的笔油温柔。
总结起来,还是我爸说得好:
中性笔用来考试,钢笔用来写诗。
那么如你所见的,我将这首诗送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