钓鱼之余爱美食

< 钓鱼 美食 >

恶梦再袭

这一晚,我梦见自己驾着刚喷了新漆,身子光鲜的大老爷奔驰在高速公路上。岂料,本来是三条车道的高速公路突然变成一条路,而路旁更停满了车子,只留下窄窄的通道。我放慢速度,小心不碰撞其他车子的车身,但最后仍功亏一篑,在一个拐弯处擦上了某辆国产车,于是打方向灯,往前方的空地一停,准备与车主谈赔偿。
然而,我刚一脚踏出车门,就见那车的车主匆匆跑前,是个黑人,满脸怒气,边跑边骂骂咧咧的,直到我面前时,就是一副杀人的样子,而我只能请他先冷静,并说,我没有不赔偿,而周围不知何时围上了一圈的人,在旁观八卦。
我问他道,我车子撞伤你的车子哪裡?
他说,前右轮上侧。
我瞄了他不远处的白色货车一眼说,我明明是从你的车子左边经过,哪有可能撞上你车子右边呀?
他说,刚刚他的车头是向另一个方向的,一再强调是我撞上他。
我说,好呀,就去看看你的车子。
走前去时,他的白色货车,不知何时竟变成一辆红色的国产车,而我一点都不觉得奇怪,反而很认真地研究他车子的撞痕。只见那处浅浅地凹了一些,而且脱了些漆,凭我的经验,最多只需百多元马币就可以修好了,但他的车子水箱不知何故漏水,可能是受到撞击的挤压吧,那人还在骂人,而且打电话叫了一个修车的人来检查和打价。我们在等着那人来到的当儿,见左右没事,便去研究他漏水的水箱,结果发现,水箱的栓子掉了,于是伸手去捡起来将水箱的漏水口塞住,水不漏了。可是,那车主还是不满意,一定说水箱坏了,车子不能发动,还说他的水箱是用了高科技,坏了修很麻烦,而且贵。
说着说着,修车的人来了。只见他很认真地检查,而我则在冷眼旁观,心想解梦这次肯定是被敲竹杠的,不赔上三百多元还脱不了身呢!
不久,检查结果出来了,修车的人说,撞伤和水箱破裂导致车子不能再发动。我问他多少钱,他在一张纸上写上一个三字,而手未停,我心想,果然……可是,接着我就差点心脏病发了,那纸上写着的是,三万0750元!
我问修车的,有没有搞错了?怎麽可能?!
他说,没有搞错,还说那辆车子的水箱是高科技做的,内裡附有50个晶片,每张晶片都很贵,所以要修的话,就得更换所有的晶片,三万0750元就是那晶片价钱加敲打那凹陷车身的费用!
三万0750元!
我怎麽可能付得起,而且即使有钱我也不付,这赔偿足以买一辆新的国产车了,而这车主的车子“年事已高”。
正当我的脸越来越黑时,那车主竟说,你其实可以分期付还给我的……
我当场骂道:钱我就不会付了,命有一条,要就拿去!!
再然后,我醒了,是气醒的……
真是的,才因无梦、舒服地睡饱了一晚的我,第二晚又再被恶梦缠脑,还是跟车子有关的恶梦──唉,我怎麽老是不放心我家的大老爷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