钓鱼之余爱美食

< 钓鱼 美食 >

妒烈成性

  很喜欢作者最后说的这段话,“大概除了伟大的、人与世界斗争的勇敢,还有一种隐晦的、不那么宏大的勇敢,是人与自身斗争的勇敢。”我觉得与自己斗争是最困难的,特别是对于最初处于顶尖但之后可能归于大流的人,意味着要真正接受自己的不足或者弱小,然后勇敢向前。而不被顶尖裹挟真的很不容易。
  其实挺能理解沈鸢的妒忌,自己从小文武都很有天赋,加上隐约知道父母的愿望,所以很想在兵事上有建树,然而少时经历了许多磨难,也不能再上战场杀敌,寄人篱下。他迫切地想在军事上被人肯定,不巧有一个看起来各方面都比自己幸运优秀的人,他拥有自己失去的,拥有自己得不到的,其实是理想中想成为模样,而自己好像是他的光芒下微不足道的投影,怎能不嫉妒。永远忘不了沈鸢最开始献兵图的时候,因为皇帝看不懂,付出的心血好像无人在意的凄凉。
  我觉得他对卫瓒是又爱又恨的,爱他的优秀,也恨他的优秀,其实他更恨自己,恨自己的卑劣的心理。不过幸好卫瓒有重生的记忆,也能理解沈鸢的心理,包容沈鸢的性格。他俩前世真的太凄惨了,沈鸢到最后真的已经熬枯了。
  我爱直球,其实他俩都挺直球的,虽然沈鸢有时候会阴阳卫瓒,但重要决定上都是直说的,包括喜欢,没有什么误会产生的波折。我感觉造成沈鸢与叶书喧的根本区别就是沈鸢父母就给他的一颗为将之心,虽妒忌,但知是非。
  我觉得真正“治好”沈鸢的是他的价值被外界肯定。从皇宫中那一箭开始,没人能说他不能武,只能干些文职,连他自己也不能。到之后他跟着卫瓒去康宁城,那里的士兵和百姓都还记得沈将军一家,他们对沈鸢是真诚的关爱;还有对抗敌人时沈鸢终于全部展现自己的价值,找到除去追随卫瓒的自我,并且得到胜利的反馈。这一切都是直接且深刻的。当然他最后终于能平静地接受自我,也少不了卫瓒一直包容的爱,不过不会让人觉得他是包子,就是那种自然而然地宠爱,我知道你夹枪带棒下的真实想法,也知道你“卑劣”的心思,但我也知道你的优秀,你只是需要一些肯定,一些展现自我的机会。真的好感动,怎么能不爱卫瓒呢。
  我也很喜欢照霜姐姐,真的好帅,她斩下敌军将领的头的时候真的很解气,终于保护了自己重要的人,也终于复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