钓鱼之余爱美食

< 钓鱼 美食 >

冬天

   明明是秋天开的学,林小木却在冬天才真正认识了同班同学陈北越。
不得不感慨陈北越的存在感是真的低。平常不说话,不跟老师互动,独来独往,成绩不好,没有特长。这个班好像有他没他都一样。
林小木是在一节音乐课后才意识到班里有陈北越这么个人的存在。  那节课音乐老师要求小组活动,小组成员随机排位,然后跟旁边的人牵手围城一个圆。陈北越就这么站在了林小木的旁边。
林小木大方地伸出手,丝毫不介意跟一个根本不熟的男生牵在一起。反正又不是她喜欢的人,对于她来说,这只不过是老师的要求,对方是男生女生都无所谓,随便啦。
  沉默寡言的陈北越耳朵红了,他伸出了自己的小拇指,低声说:“要不就这样算了。”林小木也没意见,伸出自己的小拇指跟他勾在一起。
  “别害羞啊同学们,牵起手来!手握手!别耍小聪明!”老师笑嘻嘻地说。
  林小木一把抓过陈北越的手握在手里。
事儿多。
    这是陈北越第一次跟一个女生牵手,他紧张地不知道要做什么。  林小木,陈北越知道她,班里的语文科代表,写得一手好文章,学习也不错,大大咧咧的,很活泼,有生气——像那些热血日番里的女孩子。
她怎么那么主动,我该怎么办,这样会不会显得我太放不开了?  陈北越的思绪控制不住地飘来飘去,不知所措。
  自从他那还在萌芽的初恋死相惨烈地夭折后陈北越再也没有跟一个女生靠那么近了。
不是激动,不是心动,不是开心。  只是不知所措。
   林小木自打那次的音乐课后就开始留意陈北越,越看越觉得陈北越长得好看。  陈北越上课喜欢发呆,喜欢睡觉,眼皮经常不抬起来,眼神四处乱飘,没有聚焦。这样的他看起来很酷哥,浑身上下散发着“别来惹我”的懒散气息。陈北越抬眼的瞬间让林小木一头撞进了天鹅绒般的夜幕。
林小木发誓陈北越的眼睛是她见过最好看的内双。  林小木承认陈北越绝对不是大帅哥,不然她踏进这个班的第一秒就会盯上他,而不是让他在角落默默无闻那么久。
但是陈北越的那双眼睛就这么被林小木藏在心里了。
   音乐课的活动好像是一把钥匙,打开了他们的交流。  从相互换作业开始,从上课时叫醒对方开始,高中里朋友的关系不都是这么开始好起来的吗?
  一起偷偷吃偷渡进班的零食,一起在老师眼皮底子下补作业;晚自习一人一边无线耳机一起听歌,去饭堂买炸鸡腿帮对方带一份。  林小木承认自己居心不良,但是陈北越没有反对也没有对象不是吗?
    那个冬天很冷,教室外是凌冽的北风,老师在讲台上叽叽喳喳地讲着昨晚的作业,同学们不是在打瞌睡就是在补作业,天空灰蒙蒙的,一切的一切都是平凡而又无聊的重复。
  林小木和陈北越却在桌子底下偷偷分享着黄油小曲奇。
陈北越咬着林小木递过来的黄油小曲奇,心不在焉地看向讲台的老师。不巧的是他跟老师对上眼了。
  “北越,你来讲一下这道题。”
  陈北越站了起来,无言地跟老师对视,没办法,就算听课了他也不会做这道题。
“薛宝钗住在蘅芜苑。”后桌的女孩小声地说,“蘅芜苑没有种名花,种了很多清冷高贵的树啊草啊。符合薛宝钗的性格和人设。”
  陈北越一字不落地照着说,在老师赞许有加的目光中坐下了。
  这不是他第一次被林小木救场,但这一次不知道怎么就感动到他了。或许是因为他手里还藏着那块黄油小饼干?
陈北越忽然就想跟林小木说说他的初恋和前任了。  女孩是个八卦的,她知道他的初恋和前任都没给过他太好的感受,但林小木也有分寸地没有刨根问底,只是安慰他说过去的都过去啦,以后会更好的,太阳东升西落又是美好的一天等等等等的。
他往往付之一笑,也没当回事。
    陈北越摸出一个废弃的本子开始写小作文。他原本以为,对于过去这两段相当失败的感情经历他写不下来,也不会有人知道,这些烂事当然还是埋在心里好。别用这些事情脏了她的眼吧,他虚伪地想着,但是笔尖却诚实地落在纸上,将埋藏的心事写下来。
   回答完问题的陈北越谁叫都不理,还在埋头苦干在写一些神秘的东西。林小木有证据证明陈北越在卷!说好的一起摆烂呢?林小木瘪瘪嘴,对着窗外那一角灰色的天空发呆。
  南方的冬天乏味得很,没有雪,没有鸟,有的只是呼啸而过的风和透到骨子里的冷。每一年的冬天都差不多,四肢发冷,犯困,没什么好玩的。当然也会有太阳,不过阳光洒下来的时候并不能带来温暖和希望,多的是讨人厌的紫外线。
  冬天太冷,捂不暖;夏天太热太晒;春天太潮全是雨;秋天都是雨,而且降温也不规律。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人活着有什么意义呢?  林小木又陷入了人生哲学问题无法自拔。
  她总是这样,发发呆就会想到未来,有时候觉得自己前途无量,又有时候觉得人间不值得,当然,因为像天气这种小事而烦恼到“人间不值得”也不少。
  想那么多干嘛,睡觉。
  林小木摆好姿势,准备入眠。“啊喂,林小木。拿着。”一个本子从天而降,是陈北越刚刚在写的东西。“什么玩意?帮你改作文吗?”林小木嘟囔着把本子翻开,映入眼帘的是密密麻麻的字。“不是,诶,你看。”陈北越低声回到。
林小木翻了个白眼,漫不经心地捧起本子看陈北越写的小作文。  林小木知道陈北越有两次失败的感情经历,而且他的初恋简直可以说是一场灾难了。但是她没想到,陈北越可以那么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