钓鱼之余爱美食

< 钓鱼 美食 >

成年人

    烟雾袅袅,坐在落地灯昏暗的灯光下,朦胧中看不清你的脸庞。
    你弹着手中香烟上多余的烟灰,望着虚空发呆,一瞬间愁绪万千却又好似放下沉重的轻松之感。
    一片寂静中只有手机里发出的音乐响声和杯中啤酒气泡消减的声音。
    落日的余晖落下,从窗户映进来的是一片橙红。
    你沉默许久,终于把烧尽头的香烟捻进烟灰缸,长叹一声,瘫坐在沙发上,用双手遮盖住脸,显尽成年人的疲惫与孤独。
    手机突然“嗡嗡”地响,你张开指缝,随意一撇,是妈的电话。但是你并不打算接。
    电话响起,许久无人接听,自动挂灭。你松了一口气。但是看见一秒后又亮起的手机屏面。
  “别忘了假期去相亲。”
    那么一瞬间你的心情瞬间糟糕透了,心里仿佛又块大石头沉甸甸地落下。
    “呼……”你又是长长的叹气。
    端起酒杯,一口闷掉,仿佛醉了一样将酒杯重重地放在桌子上,然后毫无形象的躺在沙发上。
    如果是在家里,爸肯定要说你一个女孩子怎么坐没坐相,躺没躺相。
    反正不在家里,也看不到你现在这个样子。
    你心里自娱自乐的想着。
    接着发呆,东想西想,许久瞥了一眼手机,心里开始忐忑,要不要回电话,妈没接到电话会是什么反应……
    纠结了很久,你躺着胡乱摸着放在沙发上手机的位置。
   “喂?妈——是有事嘛?怎么突然打电话了。”其实你心知肚明是相亲的事情,但是只想装作不知道而已。
  “啊,闺女啊,也没什么,前几天你婶上咱们家走亲戚,突然讲起来谈恋爱结婚的事,然后讲你也老大不小了,也该找个对象了……”
    你听着手机里妈有些失真的声音,放空脑袋……
    啊…果然是上了年纪的女人吗…这么喜欢操心人家的私事……说起来婶怎么突然到我家逛亲戚了……
  “喂?闺女?你在听吗?”
    “啊?哦哦哦,我在听呐,刚才是说到婶家里的堂姐要谈婚论嫁了对吧?”你赶紧回过神来。
  “对啊,闺女,你也老大不小了,要不是你婶突然说这档子事,我都没发现你从小到现在居然连个亲密的异性都没有。”
    “诶呀…妈你这话说的,难道我爸不算亲密的异性吗?再说了,当初不是你天天跟我说不许早恋嘛。”你打着哈哈。
  “…你说的也是,这事慢慢来吧,也是前几天你婶说的太夸张让我有点心急。”妈在那头沉默了一会儿。
    你在电话这头也沉默了。
  “自己一个人还好吗?下次假期要不回家吧,妈给你做好吃的。”
    “好咧,到时候回家可别嫌弃我啥事也不干哈哈哈…”你的眼睛开始湿润。
  “我还能指望你一个一回家就当祖宗的人干什么,嗐,回家就好好休息。”
     你捂住嘴,听着妈在电话那头絮絮叨叨,眼泪止不住流下来沾湿了沙发。
  “闺女啊,累了就回来吧。”
    “哪能呢,至少要赚够退休金啊妈,不然我不就成了啃老的米虫了嘛。”你连忙擦干眼泪,声音平稳没有丝毫异样。
    “好了妈,我这边还在忙呢,最近几天工作有点紧张,不说了,下次再给你打电话。”不等妈再说什么,你争得同意挂了电话。
    吸了吸鼻子:“还是这么爱操心。”说完你笑了笑,胳膊撑在脸上遮住刚哭红的眼睛。
   “好累……”
   你沉沉地睡去……
   不知道你的梦里会不会有无忧的童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