钓鱼之余爱美食

< 钓鱼 美食 >

  1. 729声工场

    上周周四下班的时候,圆圆以庆贺第二天糖总绝育为由将我们聚在一起。我公司的下一站就是高碑店,然而我的百度地图上根本没有729声工场这个位置,可能这就是iOS和安卓的差距,于是借着圆圆发我的定位我才得以到达。


  2. 熟悉之地的安全感

    最近睡前文字总是特别短,特别困,因为每日大嘎八点开始就感觉脑袋开始不属于自己了,思考也变得吃力。即便如此,也总是拖到这个时间。


  3. 在公园喂蚊子

    谈个有趣的事实。


  4. 那座山

           我的老家在山上,是座名不见经传的小山,姑且叫南山吧,因为位置在南面。
      小时候回老家总是要爬山的,大道的公路没有修,踩下去就是一脚泥泞;小路呢虽然更近但崎岖不平,旁边都是茂盛草木,隐约可见的土阶梯是先人挖的,现在放眼看去都是一片绿了。


  5. 一件我无法原谅的小事

    因为一件事情,我想到了我的初中语文老师。回忆起这件事也是事出有因:有一天走在路上的时候,我开始思考一个问题——成长究竟意味着什么?除了生理上的变化之外,想要概括思想上的改变,一千个人大概有一千种想法。当时我幡然醒悟,武断地认为成长就是宽容。宽容,指的是宽容那些有意无意间伤害过你的人,包括家长,老师,同龄人。这种宽容,并不是简单的一句:“没事,我早原谅你了。”而是不再心怀芥蒂,再也不受某年某日的伤痛影响,它的发生与否对你来说不再有区别。特别是对于那些无意伤害到自己的人,谅解他们,理解对方的不足、狭隘和苦衷。显然,这不是什么轻松的事情。成长很难。


  6. 河边

      我和几个表哥表姐一起长大,我们住在老屋,老屋前有一条河,总有激荡的水声环绕在我们耳边。


  7. 拾荒

    楼下咖啡厅的玻璃橱窗里养了两只粉色的小猪。
    下午的时候,我抱着许多书从那里经过,此前的我也时常经过那里,却不如这一次停的久。


  8. 最近反思

    微信读书书架上的书太多了,要控制自己同时在看的只能有一本书和一部小说,不能太多书并驾齐驱想看什么看什么,最后脑子都乱了
    想看的书籍和小说混杂在一起(什么时候能出分类的功能啊)


  9. 自我价值的遗失与寻回

    ——“凡尔赛”现象的背后
    ——厕所果然是个令人文思泉涌的风水宝地


  10. 昨日新闻有感

    昨晚在知乎看了某主持人强奸的新闻,举报者貌似职业卖肉,敲诈勒索惯犯。想想真的是世风日下。之前某段时间产生过自我怀疑,觉得像我这样喜欢看书,规律锻炼,早睡早起,吃的清淡,不爱社交之人怎么就成了异类。


  11. 微笑面对生活

         微笑,是公园里鸡蛋花喜欢的笑颜,是书架上每一本书中的颜如玉,是天空中鸟儿们昂翔展翅的本领。


  12. 赏雨

    我无所事事地趴在书桌上,左手枕着头,右手拿着签字笔用笔的末端在书桌上一下一下地戳着。


  13. 关于一种神奇味道引发的回忆

    前天晚上跳完绳上楼的时候,看到三楼有房子在装修,屋里传来一股熟悉又陌生的味道,我几乎是在一瞬间就反应过来,和小时候钢琴老师家的味道一模一样。


  14. 那些年的哭与笑都不打折

    刚刚路过围在一起的三个小姑娘,手里拎着大袋子里面装满了饮料。大一些的孩子说“你要围着这个草坪跑一大圈我才给你吃”,小的孩子二话不说立马狂奔起来,阳光洒在身上还是有些晒得发烫的,可她好像丝毫不在意,全身上下都洋溢着烂漫的雀跃。


  15. 选择

    从我们诞生的那一刻起
    选择就已经开始了…


  16. 如何面对键政氛围

    我爸常常问我一些键政圈的问题:中国和美国是要彻底决裂了吗?
    我只能无语问苍天,我没办法在三句话内给出这个问题的答案,而三句话回答之后必然扯向经济学与政治,国家的概念,传播媒介,想象的共同体……


  17. 我的家乡

       我出生于山东沿海的一座小城。这座城真的很小,我骑着自行车,在一小时之内就可以逛遍市区,可它的辖区真的很大,从东到西,开着车大概需要三个多小时的时间吧。
      这里的市中心很小,周围的农村很多,我就是土生土长的农村人。作为一个见惯了炊烟袅袅的土娃子,我对于生我养我农村却真的无法给出一个很具体的态度和形容。


  18. 北京日记

    后来,身体里的不安和敏感都没有减少,但撇开那些无法消除的担心,生活好像有余力去爱别人了,却连一个可以单方面付出的对象都没有。
    我可能只是想在爱别人的过程中治愈自己。


  19. 快乐的赏味期限

    突然又离开去了一个新地方,出门前一天晚上总是睡不着,脑袋胡思乱想。因为没有网络,我又听了很多以前的歌。


  20. 窗外的食堂

         阵阵湿润且舒爽的晨风吹向我的卧室,带动洁白的窗帘在空中荡漾。清风轻柔地扫在我脸上,留下的痒与清凉感慢慢使我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