钓鱼之余爱美食

< 钓鱼 美食 >

  1. 会生活的人

             在路上,看到一位喝着营养快线的老爷爷,一时百感交集,暗道:"这真是一位会生活的人。"


  2. 暴走过、离开过

    2021年十一长假第一天,祖国的生日,阳光很好,属于北京晴朗的秋天。但怕堵车,我宅了。也奇怪了,今天搜别的东西,然后找到了一部电影叫《神探亨特张》,还尼玛那年金马奖了。
    这个玩意儿我当年听过啊!但是2012的末日里我上学呢,完全没在意。可,我好像又在电视里看过它,却一点印象都没有了。电影说的事,按简介走,肯定不是2012年的样子,我有50%的把握这样认为。我来说说双榆树,虽然至今我也没太明白,双榆树的双榆在哪里。


  3. 从校园到婚纱

    我是个善忘的人,毕业不过五年余,大学的事儿就忘得七七八八了。


  4. 一不小心十一了

    很久没有给你写信了,转眼间现在十一假期了,这会妈妈才有点空和精力来给你写点东西。


  5. 一个孤独者的独白

        有时总会觉得,世界车水马龙,人间熙熙攘攘,却与自己无半点干系。举目四望,风潇潇而过,身边空空荡荡。


  6. 向上走

    在今日之前,我似乎从未彻底正视过自己的心。
    我习惯给自己下“看淡”的心理暗示,以此来逃避现实和心理的落差和压力。每一次当我看到自己的差距,我就拿起我最冠冕堂皇的理由保护自己:我不喜欢这个、我的志向不在这里、我没有这样的天赋、我不计较得失、我可以接受一切的生活。


  7. 读者与作者的关系

    看别圈一些事情有感,我一向觉得任何一段良好而持久的关系从来都是平等和相互的。
    类比不管是二次元中的观众和作者或者同担的亲友集美,还是三次元中的朋友、恋人与夫妻。


  8. 水里的灯火

    我今天听见村里的小伙伴们讲水猴子,当晚吓得睡不着觉了。大半夜的,借着廊下昏黄的灯,外婆可以看见缩在被子里的一坨活物动了又动,平时我皮,不好好睡觉的时候我妈会下手掐我一把,我就不敢动了,但现在交到外婆手里,她一双发皱的大手在我背上拍了又拍,显得夜色越发温柔。


  9. 拌饭

        我虽是北方人,但我却极喜食米饭。
        我吃米饭,喜欢拿菜拌了吃。


  10. 教外国人说汉语就是得多实践才行

    随着中国经济的飞速发展,外国人学习中文的理由非常之多,但更重要的还是为了自己在华之后有效的工作和生活,所以现在他们在汉语学习期内要想达到这一理想结果,首先就是关注一些好的方法,然后再是通过以此让自己的说汉语水平得到显著提升。比如实践教学对于外国人就非常的适合。


  11. 只此青绿

    被美哭这件事居然真的会发生。
    是期待了超级超级久的剧,看完觉得有的和想象中一样,有的不一样。


  12. 老龄化的悲伤时代

    节前的今天上班,一早来就听到同事给家里一直在打电话,主题就是TA的妈妈的爸爸疑性消化科肝胆的问题,说大则大说小则小的事儿,如果住院全面检查至少10天,陪护至少2人(要核酸检测)。


  13. 认栽

           周末和强强逛街之后回家,结果快到家门口的时候,不知道为啥脚下打滑眼看就要和大地来个亲密接触,幸好强强在后面拉了我一把,要不然就是悲剧现场。


  14. 美好的事确实总发生在夏天

    我真的不喜欢夏天,真的。光是听着满树的蝉叫声就觉得格外热了,更不要提满身的粘腻感。
    但是聚会在夏天,毕业在夏天,人生当中重要的考试都在夏天,就连我的生日也在夏天。


  15. 近况

    其实最近很长的一段时间稍微有点迷茫了,绘画是我平时的爱好,我一路走过来也是因为有亲友的支持[我的亲友大多都有很多特长(至少比我多)]她们就是动力。


  16. 纪事

    今天要记的事有好几件。
    午饭去暑假期间没有开放的西一二楼就餐,很久违地被唤起了“美味”的味觉,是最近食欲不振这段时间难得吃到的一顿顺心如意的伙食。人的口腹之欲却与心情有很大的关系,现在太多人不习惯认真吃饭(我有时也不把吃饭当作正事,应当自省),总是在用餐的同时看手机或者视频,一顿饭吃下来,最后“吃”这件主事反而退居次位了。


  17. 成年人

        烟雾袅袅,坐在落地灯昏暗的灯光下,朦胧中看不清你的脸庞。
        你弹着手中香烟上多余的烟灰,望着虚空发呆,一瞬间愁绪万千却又好似放下沉重的轻松之感。


  18. 自媒体怎么做好?

            为什么没电了,就不能是因为“缺电了”呢?就非要是“贸易战”“下一盘大棋”,就好像有个人最近手头紧,用钱的时候都扣扣嗖嗖,就不能简单的解释成“缺钱了”,就非要是,他肯定在攒钱娶媳妇。


  19. 算命先生也内卷

             说起“内卷”,我就不由得想起中国的现状——内卷中内卷。先前是人才内卷,现在却成了人数内卷:不拼学历,开始拼聘用名额了,名额是越来越少,这点在家政服务里可见一斑。
             可我怎么也没想到玄学行业也被影响到了。


  20. 党同伐异

            都说要“严于律己,宽以待人”——给予他人最大的宽容,但往往是“宽以待己,严于律人”,这点在对待不完美群体(残疾者)的态度上尤为突出,甚至党同伐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