钓鱼之余爱美食

< 钓鱼 美食 >

  1. 锅煎叉烧

    本来,行管期间对什麽食材的要求都不高,有得吃就好了,但妹妹帮我们买的猪肉太骚,蒸煮都不适合,所以妈妈就将所有花肉拿去酱腌了,准备做叉烧。
    不过,她出品的叉烧嘛,都不是烤箱烧的,而是用锅煎制的。



  2. 骚肉难自弃,香料来搭救

    家裡的骚肉得吃完才能补给新的,瘦肉肉碎皆不少,蒸煮煎去不了骚,所以给妈妈一通建议,煮咖哩猪肉、参巴猪肉什麽的,妈妈说,行呀,就煮咖哩猪肉啦,然后就去忙活了。


  3. 糯米番薯饼

    在上一次订蔬菜时,顺便订了两公斤日本紫番薯,原来想,根茎类耐放,可以慢慢吃。但今天妈妈取了三条,发现竟软软的,认为商家以次充好,用印尼紫番薯充数。由于这种番薯过软,蒸熟了后口感太黏,不好吃,通常是来做饼用的。


  4. 日本紫番薯

    买了冒牌日本紫番薯,妈妈一直很不爽快。


  5. 班兰叶烤肉

    虽然大多数马来西亚人几乎餐餐离不开辣椒,甚至咖哩,可我家吃不消。
    咖哩猪肉很美味,但这一天上面的口吃了后,第二天下面的口就很难受,所以妈妈又想了另一个种炮制法。


  6. 香脆芝麻饼

    香脆芝麻饼是妈妈自己上网搜到的食谱。


  7. 继续猫在家

    本来已准备好,今天第四阶段行动管制令结束后,明天就回到公司上班。


  8. 炒南瓜

    大厨妈妈昨日发挥失常,犯了两个低级的错误,一是用电饭煲煮饭忘了按“煮”键,让我们午餐时掀开饭煲盖,还看见米粒在游水;二是,炒南瓜加了两次盐,咸得不能下嚥。


  9. 只有美食不能辜负──《Grand Maison东京》

    日剧由始至终都是我的最爱。
    无论看了多少韩剧,以及蹭看了多少大陆剧,我最后还是要回到日剧海长泡,为的,就是相对超现实的韩剧以及不现实的大陆剧,日剧予我而言,较现实,而且也能启发我的创意想像和对生活的想望。


  10. 失败的烤南瓜

    原来上次的煮南瓜不叫失败,这烤的才是。


  11. 今天吃辣

    今天吃辣,预早一天庆祝穆斯林开斋节。


  12. 飞机餐

    看见泰国航空面临破产的传闻,虽官方已澄清公司只是要实施业务重组,但不管说辞如何,疫情之下,全球的航空业正面临业务严冬,各有各的困境,并且在短期内业务难以復甦。


  13. 空气炸锅烤烧肉

    马来西亚的行管令还没结束,所以被关在家里的妈妈仍关在家,但她还是不断捣鼓食物。


  14. 你不可不知的日本饮食史

    我是紧接着《旅行与读书》看的这本《你不可不知的日本饮食史》,为的就是想多了解一下《旅行与读书》裡所提到的日本料理。


  15. 不完全版大坂烧

    我跟妈妈说,我想吃Okonomiyaki。
    妈妈问,这是啥呀?


  16. 睡眠与宗教信仰

    我没有宗教信仰,但每当被问起时,我会说自己是睡“教”忠实信徒。
    觉与教,无论华语或广东话,都同音,所以用来煳弄别人、製造笑料,太容易了。


  17. 特拉布宗Hagia Sophia清真寺

    那一年的黑海旅行,我一到达土耳其的伊斯坦堡,就立即转机直奔东黑海地区的特拉布宗省。终于扺步时,脑袋还嗡嗡响,十多个小时的晚间飞程没合过眼,实在睏得不行。可是导游并不放过疲累的我们,立即送我们去参观位于特不布宗的Hagia Sophia清真寺。


  18. 干捞天使面

    在马来西亚,一说干捞面,大家都知道,这是用黑酱油、酱清、葱油、麻油拌云吞面。


  19. 江鱼仔炒洋葱、蒜片炒油麦菜

    妈妈小中风进院了,幸好没大碍,但医生还是要妈妈留院观察。她不在家的日子,我得扛下家庭主妇的工作──洗洗刷刷煮煮等,还得忙工作,在家和医院来回奔波,睡得少,但吃可不能随便,更不能到外头乱吃填饱肚子,也幸亏我只需要煮自己一人的饭。


  20. 记忆痛

    终于去把最后的智齿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