钓鱼之余爱美食

< 钓鱼 美食 >

不知

我的朋友们都知道,我很讨厌吵架。谁吵我都烦,流传甚广的isfp meme里那句“你们现实都没事做吗”,我说过一模一样的话。
其实我从前不是这样。
从前我很爱和人争论。到了现在我根据刻板印象把这归结为土象星座的固执。我吵架很少输,打辩论也很少输,高中辩论队的学长对我眼中闪烁的必胜执念五体投地。
他说在社团活动结束的时候来找我,说同学辩论队了解一下。
有一天我在互联网冲浪,刷到了一条微博视频。视频里有个走路摇摇晃晃的小男孩儿,目测不超过四岁,把一枚鞭炮丢进了井盖里。下一秒,爆炸声响起,井盖冲天而上,四周土石崩裂。男孩儿大哭着喊着爸爸妈妈跑开了,看起来未受重伤。
我当时十七八岁,头一回见到这种事,吓得脊背发凉。我暗暗记下了井盖内不可以投放烟花爆竹,点开了评论区。
热评第一赫然写道:“怎么不把这小孩儿炸死?”
我身上凉意更甚。点开跟评,一片赞同。所有人“都”知道井盖丢烟花爆竹的危险性,所有人都觉得一个三四岁的小孩儿“必须”知道井盖丢烟花爆竹的危险性,所有人都认为“本知危险”的小孩儿应该被当场炸得四分五裂血肉横飞。
我傻了,一个即将成年的小杠精傻了。我噼里啪啦敲下文字“我十八岁都不知道烟花丢井盖会爆炸,小孩儿不知道很正常啊,是应该严肃教育,为什么要咒人死啊?”
之后的事情显而易见,我成功解救了快被网友唾沫淹死的小孩儿——用帮他分担一半儿唾沫的方式。
骂我没家长教的,骂我没常识的,骂我没文化的,骂我初中化学没认真学的,骂我心疼小孩儿以后要做熊家长的,骂我该被炸死的,骂我一堆意义不明的脏话的。还有些学术咖,从各种例如小孩儿丢下鞭炮之后就跑开了这样的无意义细节向我论证“小孩儿知道会爆炸故意丢下鞭炮”这样的观点。不夸张地说,那阵子我的微博可谓是百花齐放百家争鸣,各路神仙纷至沓来。而我也不怂,一条条怼回去。
这场战斗持续了一个多星期,我被骂了几千楼。而这是因为什么呢?没有人在意我家长是否悉心教导我,没有人在意我高考化学90+而这知识点确实不在学习范围内,没有人在意我是否厌恶小孩儿,而我只是比他们少了这一点常识,和一点恶毒。
我不是二极管,甚至不崇尚不知者无罪,只是讲了一句不知者罪不至死。
不过后来我发现,也许某些人的重点根本不在于不知者是否有罪,而在于与知者抱团。
成为知者的首要条件是什么?不是知。你不需要知道任何事,哪怕你小学三年级辍学,对化学的认识只存在于知道有这门课,这都没关系。只要你打开键盘,在别人提出事件相关化学原理的评论区打字,说:“对啊,这是初中知识,这个三岁小孩儿怎么可能不知道?他就应该被炸死!”就大功告成啦!
从看到知者答案的一瞬间,部分不知者便成为知者。他们搭着知者的便车来到道德最高峰,所有不知者就可以被踩在脚下,打成死罪。不知者怎配有自己的看法?这世界是非黑白对错皆是极端,知与不知就是顶峰与谷底,知者活,不知者必死。
那承认自己不知,可耻吗?
前阵子有个z姓艺人参拜公厕事件,被扒出他在国内庄重地标建筑前做法西斯手势。在事情爆发前,部分他的粉丝学习他的拍照手势在同一地点打卡,被挂出来骂。
此时我已是风吹水不动的网络老僧,表面哑巴本质八卦,点开看了。
果不其然,评论一阵骂声。这时这粉丝还没被扒出被提醒后拒不改正,我看到一条小心翼翼的评论,说,那些粉丝应该也不知道手势有问题,就好像她也不知道,粉丝只是想打卡,被拎出来骂太惨了。
实话实说,我在此之前也不知道这什么手势。果不其然,这评论被骂了几百条。
我翻看着这些“知者”言之凿凿地发出在某某年级某某历史课本某某页有讲解这个手势的评论,前赴后继的高中生实物举证确无此事,“知者”闪烁其词,最终摆烂,称人就该知道。我忽然觉得好笑,当年的事情就在我眼前重演了,这又是一个“不知者”,“知者”们闻着血腥气儿来了,这个“不知者”立刻就要被就地正法。
我打字:“看到你让我想起了我当年因为我也不知道井盖里扔鞭炮会爆炸只是想让网友不要咒扔鞭炮的小孩儿死而被冲了几千层的事情(somke)”
她回我:“几千层也太惨了…”
我回:“我也不知道这个手势。”
不知者不无罪,但不知者就是不知者。
当我是不知者,我不开口;当我是知者,我亦不开口。主要是懒。
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