钓鱼之余爱美食

< 钓鱼 美食 >

什么时候才能不社恐呢

  我能怎么办
  我真的什么都做不了
  真的很无力 也很无奈
  为素不相识,相隔千里的人的命运惋惜,可我又能做什么呢?
  每一次,每一次都是这样的。
  我总是带有很多的无奈,或许天性如此,我见不得别人受苦受难,会很难受,真的很难受。
  但是我还是做不了什么,每次见到路边的乞丐,给点钱,其他的,还有什么呢?
  甚至我给乞丐的钱,还是父母给我(但我认为自己对零花钱有支配权)。
  记得印象最深的关于这些,是小学捐款,我的小学每年都会有捐款活动,一年级,我拿了100块钱,想要捐给那个六年级得了白血病的姐姐。
  我从来没有见过她,对白血病也没有概念,对100块有多少也没有概念。我只是想,拿一笔我以为的巨款,帮那个姐姐,可惜最后,我只能拿着家长给的五块钱,跟大多数人一样的五块钱,捐了出去。
  还有一次,刚刚按照习惯给一个乞丐捐了点钱的我,在等公交,那个乞丐来了,那天雨很大,他蹲在地上,衣服有些发黑了,带着泥和油之类的,我想去给他递张纸擦擦水—我没有出门带伞的习惯—然后他从兜里翻了好几下,翻出来了一包华子。
  我沉默了,我不抽烟,可也知道,那很贵。
  人们总是教我别这样了,但是这只会让我更加痛苦。
  我真的很庆幸自己能有这个出身,虽不算大富大贵,但也是衣食无忧。从小没有受过虐待,父母也没有重男轻女。
  我以前一直以为,大多数人都是和我一样的,因为我从小接触的同学,朋友,基本都是这样征管的。
  可不是的,上了大专之后我才知道,原来自己的生活费是舍友的三倍。而平时自己点外卖不看价格,想吃什么买什么,从来不叫爸爸妈妈,打架还手被骂还口,才是很少见的。
  我不喜欢叫爸爸妈妈,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叫不出口。
  我不是很会处理太过亲密的感情(真的很别扭),也分不清玩笑和真实。
  小时候,总是喜欢问“为什么”,如果不搞清楚为什么,怎么能去做呢?好奇心太过旺盛,新鲜感来的快去得也快,三分钟热度...
  很多事情都已经模糊了,可能也记错了,不过记忆是痛苦的根源,能忘记也是值得庆祝的事情。
  写了很多,心情好多了,其实是困了hhh
  短时间内应该不会谈恋爱吧,毕竟我还不知道自己喜欢的是男生还是女生,不过这也没什么重要的,男生女生不都是人类吗?我喜欢的是不是人类也不确定呢。
  真的很想知道,人到底是怎么确定自己的性取向的,目前来讲,对男的女的,纸片的,还有昆虫动物,平等的没有兴趣。
  问也想要有甜甜的爱情啊呜呜呜
  可惜得不到
  害
  什么时候才能不社恐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