钓鱼之余爱美食

< 钓鱼 美食 >

非典型北京游客

进京办事,对方要求提前三天进京并且在京自费做核酸,所以总共住四晚,办事只要一天,前三天都没啥事,不能白白浪费机票和住宿费呀,必须当游客!其实几年前我就来过北京,那次是冬天,跟两个朋友一起,好不快活,短短六天,几乎把北京大景点跑了个遍,所以这次来主要是查缺补漏的。
第一天中午就到北京了,赶忙丢下行李去做核酸,一看时间,才三点,还早,就去了香山。不知道为什么,最近总是很想爬山,但在广州的时候又不想爬白云山,这回总算遂了我的愿。大概四点进入香山公园,索道已经停了,只能一步一步往上爬。我对香山似乎有种奇怪的执念,可能来自于语文课本,来自于那首简单至极的小诗,明知道现在还没有红叶,但就是很想上山去跟未来的红叶对话。或许现在对绿叶子说的话,等它红了,就能成真呢?现在不算旺季,我一路上香炉峰都没什么人,山陡,路难走,差点就放弃登顶了,但怀揣着天真的想象,要跟山顶的未来红叶说话,我还是咬牙坚持了。趁着一路无人,我带着我和朋友们的愿望,大喘气着喃喃“健康有钱好运气”,飞虫走蚁悄悄偷笑,还来我耳边嗡嗡,像是在嘲笑我这无对象的无谓许愿。我说,你们不懂,叶子能听到,他们都在点头招手呢。
大部分路段都是如此,看不到前方的尽头,也看不到来时的路,似乎只有埋头赶路,才能走出无边丛林。还好,有几段在山边,能看到山坡上的亭子,能回望山下的北京城,能让我知道自己真的爬得很高。山路有很多条,我不知道自己选的是不是最难走的一条,但我坚信这是风景最好的一条。
快到香炉峰的一段,能看到人们坐在索道缆车上摇摇晃晃下山,他们居高临下,望着一个浑身汗湿的傻瓜,喘得跟拉风箱似的拼命往爬上去。这会儿,矿泉水早已喝完,我又渴又累,明明看到索道山顶站就在不远处,但却爬半天都到不了,空瓶子成了我的拐杖。人类祖先花了万年才直立,我又爬回去了,从两脚直立兽沦为四脚爬山虎。
一位阿姨拯救了我。她在路边拿一个大铁钩子把树的一枝拉下来。我停下来看,发现枝上有许多小枣子,外观像冬枣,但比一般的冬枣小些圆些。阿姨让我也尝尝。水分不多,酸比甜多,特别解当时之渴。当时不知道回来还会不会走这条路,所以多摘了两颗。我也考虑过道德和规章问题,但看到地上有些熟落的果子,已经烂了,那不如我摘了吃了吧。
最后一段山路我才发现,石阶上有个小铁牌,写着已走多少级,还有多少级,跟我的方向反过来,想来很多人都选择索道上山,走路下山吧。其实我觉得这种做法并不明智,因为大多石阶向下倾斜,而且山中湿气大,有些台阶上还有青苔,特别滑。我就眼睁睁看着一个男的下山,从台阶上滑倒,坐着摔下好几级。看着就觉得尾龙骨一痛。在这段路上,我还遇到一个姐姐,她坐在路边歇息,看得出也是爬上山来的。我有社恐二重性,只要别人搭理我,我的社恐就能转化成社交牛逼症。那个姐姐刚刚跟我对上眼,她很无力地咧嘴笑笑,跟我说“好累”。我说∶“你也是上山的吧,走吧,一起走,快到了,你看。”我随手一指,当时并不知道这是最后一段石梯,只是看到前面有个平台。
豁然开阔,这是我上来以后唯一的感想。所有的不愉快随着汗水排出,现在要做的就是补充水分,把快乐发大!其实在山下的小卖部有2块一瓶的矿泉水,但当时我背着一瓶半的水,天挺凉快,而且没想到山路这么难走,我会出这么多汗。上山的水肯定不便宜,最便宜的也要6块,不过没关系,我开心!
在往上一点是才是真正的登顶,有个亭子,有人吹口琴,这时候上来的基本都是爬上来的,大家脸都红扑扑,坐在大石头上喘气,和石标合影。我自然也不免俗,帮姐姐拍了好几张,我们也合影了。两个人坐在大石头上边歇边聊。她是因为工作烦闷才来爬山散心,就在我们聊天的过程中,她还不断收到微信和电话,气得她家乡话都飙出来了。
我是从北门进山的,下山想走另一个门,正好姐姐骑电动车来,就停在东门,又可以结伴下山。我总算知道为什么她会那么累了。跟我一鼓作气、循序渐进的爬法不同,她是全靠爆发力,冲一段,歇一段。下山其实比上山更折磨人,我脚指头都快把鞋头戳破了。不过还是开心,我慢慢走,用腹式呼吸贪婪吸入清绿的空气,从树叶子到我,产销一体,没有中间商赚差价,就是这么快乐!
回到北京酒店一看,脚指头上果然长了个泡。但没关系,我开心!

第二天是封神的我,步数37573。
一大早背起行囊就往国家博物馆进发。这天的行程是在广州就定好的,白天国博→景山→北海→后海→南锣鼓巷,但昨天去了香山,所以景山删除。晚上和小龙约饭,因为日历上写着“宜会友”,插一句,我要办正事的那天“诸事不宜”……无所谓,办不成,来放放风也好。
我预约的进馆时段是九点到十点,可以直接坐地铁到天安门东,一出站就到了,基本不用排队。晚一点好像就不能这么顺畅了,因为出馆的时候,我实在饿得不行,走去前门吃东西,看到那边已经被围起来,长长的安检队伍也排起来了,往天安门、国博方向的都要安检。
去到国博必须参观的,肯定是“古代中国”展厅,那里有最宝贝的展品,比如我最爱的枭尊。
我对青铜器一直有莫名的爱,比起细腻的瓷器,我更喜欢青铜器粗犷的美,从中可以感受到先民在艰难环境中的坚韧顽强和对美好生活的不懈追求,那是一种让人感动的勃勃生机。从进入到秦汉展厅走了足足一小时,当时还想,天哪,后面还有这么多个朝代,我一个白天看得完吗?事实上,后面所有朝代加起来,走了不到一小时,因为展品都太常见了,离清代越近的越常见,而且历史也更加熟悉,很多我就匆匆扫一眼,没多大兴趣。
运气很好,二楼刚开了一个“礼和万方”的商周青铜鼎展,但我上去的时候,大门紧闭,保安说刚才揭幕,要让领导和媒体先参观,今天不一定对外开放。我只能略带失望地“哦”了一声,转身去看旁边的两个展。其中一个是“海宇攸同”广州秦汉展,展品来自于南越王博物馆和广州几个研究院。好家伙!难怪前段时间我去南越王宫,看啥啥没有,原来好东西都到这儿来了!
有时候幸福降临是猝不及防的。参观完秦汉展,发现巨大的惊喜正大门洞开地欢迎我,青铜鼎开门接客了!!青铜鼎不愧是先秦礼器,一入门就感受到铺面而来的厚重和神秘,我甚至能想象到祭司祈天舞蹈,众人伏地祷告的宏大场面。我来来回回,看了很久,头一天爬山留下的疲惫,加上这天已经走了三个多小时,从脚趾头到腰背都累得生疼,但为了看清青铜鼎上花纹和铭文,甚至是锈痕,踮脚、半蹲、弓步,反正怎么疼怎么来。用“朝闻道,夕死可矣”来形容略显夸张,但为了精神智力上的满足,肉体的一点点疼痛根本算不得什么。
这天我把全馆的展厅都粗略地逛了一圈。那些精美的展品,除了让我“哇”,并没有给我太多惊喜,毕竟最好看基本都在“古代中国”的常设展里了。小时候家里经常有各种艺术展的门票,我都不爱看,因此还被亲戚吐槽过,学画画的居然不会欣赏。说来也奇怪,我学了多年的画画,但仅限于对画画本身的热爱,我没什么艺术鉴赏能力,基本欣赏不来名家大作,我能看出画法高超,但不一定能体会到画家蕴藏在画当中的心情,特别是所谓的现代艺术。别说我这种半桶水,就连正在读研的艺术生朋友也表示看不懂,毕竟审美是很个人的事。这么多展厅里,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反而是一个没什么展品的展厅。展厅名忘了,主题是我国原子弹、氢弹和航天事业的发展历程,基本都是图文并茂的展板,从开国领导人的高瞻远瞩和战略决心,到世界各地的高材生抱着拳拳之心回国,再到他们隐姓埋名为伟大祖国铸就利剑。短短的几十年,只需几十步就可以走完,我原本只是想随便找个地方坐坐,没想到却满含热泪地走完整个展厅。展厅里有一个表格,展示的是参与研发的科学家们的毕业院校和归国时间,上面有很多人的姓名我听都没听过,但那一刻我却仿佛能感受到他们回国前的心情。我猜想,其实他们当时没有下多大的决心,没有对放弃优越条件、回国艰苦奋斗的太多考虑,只是觉得应该回来就回来了,祖国需要他们,他们也需要祖国,祖国强大需要他们,他们也想为所有国民建设出一个强大的祖国。
走出国博,已是午后,艳阳努力穿过厚重的云层,把光芒照射在马路对面的人民大会堂,正如祖国的荣光照耀在每一位国民身上。
【感想结束,吐槽开始】
老实说,我个人认为,北京是很好的旅游城市,但不是一个生活幸福感很高的城市。
首先是物价。作为一个从广州来的游客,我真心觉得北京食物的性价比不高,很多街边小店贵且不好吃,也可能是因为这次我预算不太高。可以说整个北京的物价水平等于广州珠江新城(CBD,大概是全市最贵的地方)里面的物价水平。第三天跟朋友去国贸,在一家叫清水亭的店吃,我们俩一致认为,这种出品和价位的店,在广州肯定开不了两天,又贵又难吃,真的难吃……这家是她挑的,所以吃教训呗。至于说有可能是我的口味问题,倒也不是,上次来北京的时候,我还挺喜欢北京菜的,那家小馆和局气都挺不错,真的好吃,主要是上次我们三个人来,平均摊下来,一顿人均不到200,可以点一大桌子菜了,顿顿九大簋,当时还觉得性价比挺高的。这次跟小龙吃了四季民福,也挺不错,价格应该不便宜,反正不用我给钱,好吃就完了哈哈哈。北京小吃除了豆汁儿,我都能接受,卤煮炒肝都可以,但一人食的价格就不太能接受了。总结就是,网上老有人说北京是美食荒漠,我不同意,北京只是穷人的荒漠。
然后是交通。众所周知,北京的地铁大多都是环线。我这次住在西钓鱼台站附近,离办事地点近,交通还算便利,但去哪基本都一小时起步,因为地铁线路转啊转啊转。要说开车,北京有多堵不用我多说了吧。不行,想想还是要吐槽一句!去国博的那天早上,我想骑车到地铁站,没想到啊没想到,辅道居然堵单车!也不是纯堵单车,有俩轮子的,有四轮子,有电动的,有人力的,堵得死死的,最后我弃车跑路了。最可怕的是,北京司机不让行人!上次来我很少过马路,还没注意到这个问题。北京有很多大路口,有斑马线,没有红绿灯。在很多城市应该都实行了车让人,有时候行人那边刚转红灯,可能司机也会让行人过去。但北京不是啊!要说北京司机“目中无人”,那是冤枉他们了,他们是看到人,踩油门加速!可能是“好意”吧,他们的想法是,我赶紧过了,你好过马路。但第一次被加速惊吓到的我不得不把他们的好意曲解为:老子有钱有势,撞死你也赔得起,还不用坐牢!
最后是吐槽我自己。我也太糙了……北京不管男女,年轻人的穿着打扮一般都比较精致,而我,顶着一张朴素的黑黄大脸就出门了。本来我还带了稍微一双凉拖,想出去的时候踢起就走,但看到北京各位帅哥靓女,我放弃了,还是收敛一点吧。因此,我还被都市丽人小龙吐槽了。哼!你在广州天天T恤大裤衩拖鞋,到北京打扮得人模狗样居然嘲笑我!回到广州一看,其实我也还好吧,就是平均水平的糙。可能首都明星、网红比较多,大家在打扮上都内卷了,所以那么精致?
当然,北京有很多我喜欢的点,比如热情的大爷大妈,比如古香古色的夜景。一号线的地铁月台和公交车站都有很多戴红袖章的大爷大妈,为各位低头族”指点迷津”,及时告诉看不到前路的年轻人们,“车来了”“门要关了”“下一趟吧”。我来的那天,地铁安全员会提醒乘客什么站到了,这个站能去什么地方,他还特地走到我身边提醒我。这种热情给人感觉特别好。走的前一晚,我跑到天安门附近,沿着红墙,走街串巷,无甚游人,静谧幽美,看路灯光将树影拓在红墙,看死胡同尽头杂乱的小景,看星星点灯捞起发光汤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