钓鱼之余爱美食

< 钓鱼 美食 >

发现被关注的欲望

今天在知乎刷到“为什么要好的朋友会渐渐疏远”这个问题,高赞的回答中说会通过向朋友撒娇的方式,和疏远的朋友又熟悉起来
我退出知乎后,打开微信,在和这位同学的聊天框中写上打招呼的话,发了过去
对方秒回了
df预约给了我一会儿的谈话时间
在不长,悠闲的等待后
我们开始说话
这个说话和上一次间隔将近一年
df亲切并熟悉地询问我的近况,表达着关心
我沿着偷看df朋友圈的情况,向她应付着说话
我的生活不如意,一堆破事,心态有点躁郁,我无数次地抱怨,反复地表现。
在这种微微生疏又熟悉起来的旧友聊天氛围,我忸怩作态的心与更青涩时看到富有的亲戚或者比我优同学的家庭时一样。
我很讨厌我自己。同时我又是最爱自己的人。可能因为我是一个封闭的人,才会一直把太多的目光都放在自己身上。
和df的谈话能让我越发意识到自己身份,我感受到df善良的好意,df一脉的关心,df稳定清晰的自我形象,df周围和谐的氛围。
………和我,太不同了。我不知道她是否能知道谈话后半段的我又漏出了眼泪。
我是一个很情绪化的人,到今天才越加明确这点,我会经常流泪,就算找不到哭的由头,也会看些视频催泪,还会向比我小的人发泄脆弱的情绪。
df,说,一直不知道我的近况,因为我总是只出现冒一下泡,然后就不出现了,出了头就再也看不到了
——df说得对,我确实可以热情前三天,然后显示没有维持和他人长久普通熟人关系的能力;可以表现积极明确雄心的开始,然后连半途而废都算不上的截头而止整件事
df,说,我的生活不太好,有能往上走的方法吗
——我说没有,因为我从自身性格和综合能力上就拆掉所有向上阶梯的踏板,用火烧了它们,还有一种用血取暖的快感
df,关心我生活好不好,需要注意保暖,df联系自己曾见过的实际,关心我,想给我送东西
——我说不必 ,我不想让df知道我的近况,我不想让df买东西给我,不想让他人知道我的近况
df,说,我像鱼,冒了泡就走了;像缩头乌龟,碰一下就缩了头;df,说我脸上写满了不信;df,说我是逃避虽然可耻却有用的现实写照
df,每一次,说的,我像什么
都非常的准确
有概括性、预言性,给我下定义,下属性上的判断,都非常准
df,说我了解你怎么想的
df说的想法,就是我的想法
所以,我      能看到的自己        在df眼中        在df描述的其他努力向上联系着的好友近况中,我是存有那样的不堪窘迫,丢人却又是无人在意的边缘
一些原生的创伤,一些蓄意的愚蠢,一些顽固的幼稚,
我好像永远是那个我,穷的家庭里敏感的家伙,豁出去了钱玩儿童沙时发现自己的露趾破袜子里进沙了,找人签字盖章时心虚声细,散场后他人三三两两形单影只,学习差答辩时不敢承认考研的打算,回寝后懒散,买书抱书却翻不过前十页
听到自己对离开同事语气的谄媚,看到自己对领导直不起腰杆的丑态,向家人发泄脾气的任性,对比她人生活的小人想法,说出浅薄无知重复僵化没内涵话语的头脑,站在强势位置的蛮横
是一个外面裹着一层廉价柔和皮肤的怪物,软弱、依附、封闭、逞强捏成的泥巴真我躲在黑色的角落,无地可走的时候,只想向下坠去
df,还夸我有文字的一点天分,但专业也不合适
——可是,,,专业会是我很久的痛,是深扎在我心口的刺
在高中毕业时,df没有联系我,我以为,我和df的关系,在那时,毕业了
即使我曾那么近地看到过df的生活,看到df的成长变化,喜好,痛苦,梦想,烦恼
和df做过朋友,看df为人处世
可是在df意识到学业压力时,
在我了解df的成长背景时,
在df从来没有在周末联系我时,
df和我之间是有分界的壁垒的
我喜欢df,
很喜欢,
是一种带有矛盾的喜欢
和对其他朋友不同
我一直认为对df抱有恋爱的感情,并且这份感情一直存在
我不想df看到我的情况,不想df直接看到的我的不如意,我的埋怨,我的不满, 我的肤浅,我的空洞,我的笨重,我的能力有限
我设想过朋友小聚,看到df
联想到上一次,也不会有一对一的谈话
而且我会想到df说话的范围,虽然df对我想法的掌握,让我在df面前空白且透明;df对我的判断,让我吃惊且准确

无论df说什么,我应该都不会觉得高兴
无论df想送我什么,我应该都不会想收
因为我知道df对我是故友的关心,是希望我的朋友都能过得很好的那种在乎
可我
不是
我认为自己过不好自己生活,很多次,也没有想过好自己的生活
对,df,我也有那种一厢情愿的,不现实的想法
我写着这样的自白话,却也显示自己语言的水平不能表达心迹,不能编故事借人物表达感情
只是在这样半公开书写里,实现自己最大的倾述自由和想被发现被关注的欲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