钓鱼之余爱美食

< 钓鱼 美食 >

白帝城

这周一开始我终于没有心思吐各种粉色泡泡了,暴雨将至,大乱将至,我没法还在恋爱的患得患失里面继续陶醉了。
周一YJ忽然告诉我,大乱将至,他们这一批人可能都会被公司炒掉。我当场就要疯,他们跑了,我们就相当于丢了头羊,群龙无首,只会等着被收割。我说,让我想想。
倒不是要想这件事来龙去脉,反正已经这样了,只能想想后面要怎么办。我还有一堆人,还有一堆破事,人不能跑,人心不能散,但带队的人都不在了,我要怎么做啊?
我想起2009年大裁员的时候,办公室里的人一个个被HR叫走谈话,然后保安过来看着他们收拾东西滚蛋,我们之间没有任何交流。
而为了避免我目睹这个过程受到伤害,我那时得老板一直拉着我开了一个很长很长的讨论会,直到所有该走的人都走,我才把会开完。
这是当初对我最大的保护了。
现在没有人能保护我,YJ提前一周告诉这些,不是为了保护我,是为了让我提前准备,保护其他人。
周二核打击还在继续,YJ说GM也要走了。
这个打击有点大,GM一直是我的role model,我是以他为目标来完成自我成长的。如果GM走了,说明他的价值观和公司出现了不匹配,那么对于我不是一样的?我要怎样选择?
但眼下,我和vp距离还是有点远,说GM走了对我影响有多大,还不如说YJ走了我会抓瞎。
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在YJ离开前把他的想法搞清楚,直到自己后面独自面对,六个月内不要出事。
我订了一个一周后的会,专门讨论和YJ相关的几个厂后续策略。这几个星期出了件大事,从制造部发出的货缺了个大组件。现在提货时间到了,不发是违约,就算拉回制造部,也没办法拿到足够的零件装起来,只能先硬着头皮发。YJ先后组织几次讨论这件事的对策,从这个过程中,我们发现了靠谱的朋友和固执的同事。所以YJ对我说,那谁和那谁是好人,你要多和他们商量。
说到这里我忽然明白了,这简直就他喵的是白帝城托孤,刘备要死了,诸葛亮正在赶回来的路上。我以为我是诸葛亮或者姜维,其实我他喵的是刘禅!
所以下一周的讨论会,就是刘备的托孤会。也许刘备那时候已经死了,所以刘禅会自己主持自己的托孤会,和重臣们讨论下一步汉室江山怎么走下去。。。
一天后晚宴送别WY,WY估计没想到最大的surprise是GM也要走。于是主角变配角,他作陪GM。这个晚饭吃的异常伤感,整个晚饭都在追忆过去十年的点点滴滴,最后和GM拥抱道别。
我因为天生冷漠,倒没有特别的感觉。也哭不出来。
回来之后就在仔细回忆晚上都听到了什么。GM一直在讲打高尔夫是多么exciting的运动,讲做梦都在研究动作。最后喃喃说,do thing right比do right thing重要。
我对YJ讲了这句话,他不说话了。
我说,GM在思考,他可能以后会有一点转变。
YJ说,我也一直在思考。
我说,这件事里可能没有正确与否,这只是我们的价值观和公司不匹配。虽然可能确实存在坏人,故意把问题扩大化了。
我是真心这样想的。当我用菲利普的思维方式模拟美国总部的思维方式,我就觉得他们的反应合情合理。
所以我就把我的结论告诉YJ。
然后我开始整理手里所有地区的项目,根本一堆破事。。。各有各的优先级,各有各的麻烦,不是满头包,是满身包,密集恐惧症了我。
我担心的是,一旦YJ离开,群龙无首,我们所有的项目无从推进,既找不到人,也弄不到钱,到时候损失的是整个团队的士气。
而YJ提前报信我这么多人要离开的目的,就是想让我提前准备,平稳过度,维持团队稳定。
我几次想找菲利普聊天,这件事压在我心上压力太大了,和他聊聊也好。但写到一半my role model is leaving,就没有发出去。
美国只有极高层才知道,不适合现在就讲给他。另一件生产事故,因为是部门的糟心事,我觉得他不想听。上次我们俩吵架不欢而散,起因是我劝他回部门,我说,就算你再聪明,你也只在熟练的领域才能创新,全新领域不可能迅速做出成绩的。他就不高兴了,说,第一我不会和杜某一起工作,第二我不在乎什么创新力,不要烦我就好了。
话说到这里,我心里也很有气,觉得他一点都不喜欢我。
后来几天,包括他生日那天,我知道他要去看蜘蛛侠3首映,就祝他生日快乐和观影愉快,他也没理我。
这就真的很恼火。
加上我已经被工作的事完全压倒了,又难过又紧张,随时知道要出事怎么可能还淡定的下来。你既然这样,我才不要理你呢。
周末我也没有去滨江锻炼,想换一条路线,就沿着家门口修了十年才修好的大街往东走。结果走了三四公里才找到一个咖啡馆,也是没脾气了。
以往都是边走边听广播,或者思考,或者只是观察和享受。结果寒风阵阵,而且路两边乱七八糟,连个歇脚的地方都没有。
进了咖啡馆,点了估计当天唯一卖出的一杯冰咖啡(连这个都是被菲哥影响的。。。),开始和YJ聊天。
我一心想着他若走了我要怎样对策,所以聊了很久,约好了上班的时候再面谈。
再也不走这个方向了,回到家天色全黑,并不觉得享受到了一个悠闲的下午。。。
周一半夜,美国上班,就收到菲利普的发来消息。
这个周末我没有像小鸟一样叽叽喳喳围着他说这说那,也没有把我周末江边的见闻拍照发给他。自从他生日看首映那天没有理我,我就不想理他。我都要怀疑他约了别人看半夜首映!
菲哥问我,周末过得还好?希望你周一过得顺利!
我心想,好个毛线,都要死了,还有空和你你好我好。
我说,我上周很难过。电影好看吗?
他说,好看。
我更郁闷了。
估计他又翻了翻聊天记录,问我,你们哪个老板要走啦?
我终于忍不住了,告诉他,我的role model走了!而且我的好多朋友也要走了。他们都走了我怎么办呢。
菲利普呆了一会。
我说,而且我还遇到了别的问题,生产事故。
我就把那个制造部的事告诉菲哥。
这件事菲哥有发言权了。他又咔咔咔敲了一堆应对方案,让我去找他以前的部下一一落实下去。
我想,你要是move on了,就干脆不要理我了。结果你又心好,问我是不是有事。。。
我也不知道该开心还是不开心。我们比一般朋友好的多,但我们看起来又不像一般的情侣。我是个成年人了,而且杂事缠身,活的并不轻松。我不该像个小孩一样就只管恋爱,满脑子都是他爱我他不爱我。这都是对成年人的要求。
但我就是做不到。
停留在他身边的渴望就是那么强,不想离开,有他陪着就很安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