钓鱼之余爱美食

< 钓鱼 美食 >

那些藏起来的暗恋时光

        很久没有听到他的消息,面容似乎也随着时光的消磨变得模糊,我以为不管何时何地任何人以任何方式提起他时我都是一笑置之心如止水。却没想到原来一直都是在高估我自己。
        本来和老朋友的聚会应该是令人感到兴奋和幸福的,可是自打那个名字出现后整个人仿佛放空了一般,浑浑噩噩地结束了后半段进程。
        以往像这样难得的会面不说一路哼着小调手舞足蹈地回去,至少也是翘着嘴角步伐轻快的,但最后一个人走在昏暗的街道内心只剩下莫名苦涩。
        夜晚的学校十分空旷,草坪上、树荫下的长椅上隐约有几对依偎在一起的人影,看起来如此岁月静好。耳机里不停传来治愈空灵的女声,偶尔刮起的微风拂过脸颊以为是安慰我这个形单影只的路人,一摸脸颊才明白不知何时竟已泪流满面。
        寻了一处无人打扰的地方坐下抬头望月,脑海里回忆起的是今天听到的那些关于他的近况还有以前零星的暗恋过往。作为一个习惯远远关注独自等待的人,好像从未奢望过想要和那个暗恋的人有什么发展和结果,要是哪天他转身朝自己跑过来恐怕第一反应不是惊喜,而是恐慌地立刻逃跑到十万八千里之外。
        我也时常不明白为什么总是这样一个内心也清晰地知道是两个世界的人可以轻易地左右自己的情绪。月亮说这是不甘心,不甘心他谁都可以选择唯独不可能选自己。其实不是不甘心,是悲哀,是知道他选择谁都不会选择自己的悲哀。
        把头埋进曲起来的双腿里,除了身下这片草地和照耀着我的月光,没有人知道我曾在这里留下一地热泪而后又若无其事地离开。